长白云聊市场逻辑(20200930)——脱欧对美元、美股与大类资产的传导逻辑

 

 

一、逻辑与策略回顾

《长白云聊市场逻辑(20200826)——财政不会缺席,配置美元与美股多头》中写道:

目前汇率这边是各国之间的货币、财政互相推动的节奏,非美的出口不会太给力——所以美元会相对强(非美弱),但不见得大宗就一定会随着非美的弱而持续下跌——所以在配置中可以选择空非美,而不是空大宗(这不是说大宗不会跌,而是非美为了应对经济下滑,出口下滑,而会加倍的用货币和财政刺激, 会导致非美汇率相对大宗更弱)

《长白云聊市场逻辑(20200902)——风险资产与大宗商品上涨的临界值在哪里?应用对冲策略与资产多元化策略应对第四季度》中写道:

非美货币与美元指数

澳元、新西兰元的逻辑基本与基本金属一致(资源国出口品与汇率高度关联),而接下来影响美元指数的是风险资产的基本面逻辑的临界值(前面已经说明,不再赘述),虽然目前到未来FED都会宽松,形成风险资产的资金行 情,形成资本流入新兴市场、非美货币、风险资产,但美国经济与风险资产的基本面一旦达到临界值,资本将回流美元与美国。

这个临界值虽然目前没有达到极限,但是已经越来越接近,所以比较好的资产策略不是继续增加非美的头寸与杠杆,而是逐步减少非美的头寸,增加风险资产的对冲仓位,并逐步调节到美元上(通过1-2个季度逐步调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