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过度夸大了联储在任何政策下改变未来通胀进程的能力。

在整条美债收益率曲线上利率已经接近0,货币宽松的宗旨是通过降低融资成本提高总需求,理论上是增加用于支出和投资的借款需求。但在目前利率处于极低水平,即便联储将所有国债利率设定为0,又能有多少新增借款和支出涌现呢?

更为重要的是,即便美联储采用新的框架,还有更大的,在联储控制范围外的结构性力量左右着通胀和通胀预期,包括巨额债务、人口老龄化、全球化、科技进步、政府政策、去中心化、消费者认知,这些因素中哪个,或者说哪些才是真正决定低通胀的,没有人能说清。

由于市场对宽松的预期过高,鲍威尔讲话落地后盈亏平衡利率可能出现短期下跌,特别是鉴于鲍威尔不会在负利率或者价格/GDP目标等强刺激政策上松口,届时市场可能因失望而崩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