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此学习佘建跃<油价的逻辑>

4.6 三方面盯市推演

视频时长14分02秒,请在wifi环境下收看

本期提要

  • 全球各基准原油的月差
  • 地缘局势的“潜规则”

本期内容

在日常的油价跟踪观察里,我其实就是要按照价差和基本面的关系模型,利用价差进行基本面检视和推演基本面未来的可能变化。

首先我们看一下现在的市场,是供大于求还是供不应求。看结果的话就看跨期价差,大家可以选用WTI的首行(第一行)和次行(第二行)合约,WTI的第一行合约和第三行合约或者WTI的第一行合约和第十二行合约,我这里用的是WTI的第一行合约和第三行合约,其他三个基准原油用的也是第一行跟第三行,就是两个月的价差。

我们来看,0线之上叫backwardation,0线之下叫contango。因为我们是用前面的月份减去后面的月份,如果是负值,代表近低远高;如果是正值,代表近高远低。我们可以看到三个基准原油,布伦特、迪拜、阿曼全是backwardation。

而且一季度以来,随着OPEC的减产,跨期价差一直是走强的,所以我们可以认为现在的市场就是供不应求。但是,唯一的拖累就是美国的WTI的月差曾经回升了一下,但是目前又回到了0线以下。前面三个月还是contango,这表示短期来看美国的市场是供大于求,同时它会对全球油价的上升形成一种牵制。

为什么最近地缘局势这么紧张,油价没涨上去还跌下来了?原因就在这里,就是说你现在并不能完全看涨,为什么?全球市场是分区的(备注:在全球的一级市场分区上分为苏伊士以东、苏伊士以西两个市场),一个地区是看强的,另外一个地区是看弱的,你不能说它就一定是强。

因为,强强组合肯定是强,弱弱组合也肯定是弱,但强弱组合的结果不好说。美国又是西区的一个最大的市场,所以说它的这种拖拽的力量,短期来说,还是会对油价形成一种制约。

跨区价差告诉我们什么呢?下图反映的是布伦特和迪拜的价差,也就是东西价差,用的是EFS(英文原意是期货转掉期,指Brent期货和Dubai远月掉期的价差),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这个价差是有所反弹的,但折算到现货角度来看,布伦特期货和迪拜现货的价格其实是一样的。

大家可以看一下布伦特的首行和DME阿曼的首行,会发现DME阿曼的价格甚至高过布伦特,这说明什么?至少说明一个问题,现在的套利方向是从西边到东边,这告诉我们西边的油是多的,东边的油是少的,减产的确造成了东边不够,但是好在西边的油还有很多,如果西边也没有油的话,油价肯定飞到天上去了。

如果现阶段布伦特和迪拜的价差能够拉到5美元、4美元,油价肯定就飞到天上去了。减产之后,东区的边际供靠谁,不就是靠西区吗?靠美国的溢出效应,美国的油出口到了欧洲,欧洲不要的、剩余的西非油能够被送到亚洲。从这一点上来说,只要美国有溢出效应,它对于全球市场就是一个牵制。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东西之间就是一弱一强。

套利窗口目前没有关闭,油还是从西边过来。我们在前面说过一个问题,套利是矫枉过正,这也是这段时间油价不好上涨的第二个原因,就是从套利的角度来看,东区虽然说不至于供不应求,但是有套利的供给压住它。所以全球原油市场的紧平衡状态,并没有完全的逆转成严重的全局性的供不应求。

最后我们看一下布伦特和WTI的问题。布伦特和WTI的话,我们要注意了,因为这段时间它(指北美市场,WTI代表北美)还是处在一个物流瓶颈时期,所以说布伦特和WTI的价差收缩很可能是下半年的事情。我们需要密切关注的就是它的管道能不能投产,因为从二叠纪盆地直通美国墨西哥湾沿岸休斯敦地区的沿海炼厂的管线正在修,据说有一条新管线三季度要投产,还有一条新管线四季度要投产,可能是原来输天然气的,现在改输油。

明年会有更多的管线投产,所以今年下半年很关键,只要这条管线提前投产了,对全球的基本面格局来说,就是一次利空(备注:基于美国产量继续增产,美国出口量增加而言)。但是对于WTI和布伦特的价差来说,它又是一次利好。

这个价差,我用的是WTI减布伦特,更多的人喜欢用的是布伦特减WTI,因为会是一个正值,而WTI减布伦特是一个负值。这个值走强的话就意味着收缩。所以两油价差是另外一个基本面,它如果收缩的话,对于全球来说就是一种利空,因为这意味着美国的油要更多的出来。

短期来说,两油价差不收缩实际上就是利好,所以这段时间美国已经把它的出口能力已经用尽了,但西区市场,也就是跨大西洋两岸这个市场总体还是过剩的,后面还会说另一个原因。

根据这个价差,我们可以看到基本面是西弱东强这么一个现状,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二季度油价不好涨。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知道,最近这个阶段还是要看一下地缘局势,因为大家感觉最近地缘局势非常的利好,可是为什么还会造成油价推不上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