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欢迎订阅(戳)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付鹏说:信用、估值、市盈率——中国股市启示录【288】
视频时长22分34秒,请在wifi环境下收看

本期内容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点击上方视频收看!

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一般来讲我很少讲我们国内的A股,但从制度等各个方面都提到过。今天算是比较详细地去聊一聊,更像是一个启示录,从对比朱镕基时代之后发生的这两轮A股的行情中找一点启示。

之前讲中国经济的时候跟大家分享过1998年朱镕基总理上台前后中国的经济面临的情况,从1994年、1995年的地产泡沫、债务危机、供给侧改革、处理银行不良资产,处理债务,甚至包括就业、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等等。其实简单地讲,在经历了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0年的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当时的核心思路跟现在是一样的,就是在内外的压力下去杠杆、降债务,然后通过包括供给侧改革、四大资产管理公司等在内去控制底线风险,顶住经济下行的压力,允许经济出现下滑,让风险得到一个释放,但是要保证系统性风险不出来。在消费、需求层面,我们的政策是向消费倾斜。当年也做过扩大内需占比的这样的一个方式,同时也在提转型。

以当时美国互联网信息技术产业革命为参考阶段,中国的证券市场和企业大概在1997年到2000年也经历了类似于这种背景下的泡沫转型的过程,在1998年、1999年我们也演绎了一大波科技股行情。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话,1999年有一个互联网概念下的5·19行情。当时主要就是以信息技术服务、电子综合为主,反正就跟美股一样,美股是带“.com”的就追捧,我们当年是带“科技”的就一定疯狂追捧。老股民应该有印象,1999年当时有一个公司叫亿安科技,就因为他带了“科技”两个字而遭到了市场的追捧,对于亿安科技的爆炒到之后的破裂成为了那个时代那轮A股行情里比较典型的一个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