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欢迎订阅(戳)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付鹏说:极低波动率的日元隐含着什么信息?【263】

视频时长09分15秒,请在wifi环境下收看

本期内容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点击上方视频收看!

今天想跟大家聊一聊日元,因为目前日元隐含了比较多的信息。

最早关注到日元,其实是因为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这次地震导致了随后几年日本经常项目下的变动。2012年日本大选前后,日元已经处在升值的末端,基本上在2011年到2012年,安倍赢得大选前后,美日基本上大概一直横在了均值80到85这个区间。其中最大的一个出发点当然是来自于安倍的竞选。当安倍在逐步地取得领先优势的时候,日元的汇率大概从2012年年中一直到2012年的10月份,在安倍赢得大选之后,基本上就完成了整个结构性的构造。

当时跟大家分享过,关于索罗斯基金本森特突然间造访日本,其实都在关注着当年的日本大选:如果安倍上台,安倍的智囊团可能会选择一些极端的政策方式引导着日元做出一个反馈,在当时有一些资金已经开始明显地发生了一些变化,可以说从2011年构造的过程中整体来讲,日元的多头已经是大幅度的占比,从最高的时候占持仓比重的五成降到了一成以下。但是空头的持仓基本上是断断续续,虽然说有波段,但是断断续续的,整体在一年半的时间内增加到了五成以上。

那么基本上日元的整个持仓,尤其是日元空头、也就是美日的上行,基本上也是在2012年开始以后,随着日本的两次大选确定了整个日元空头的比重。日元的整个净持仓在两年半、将近三年间滑落到持续性地做空日元、做多美日的一个行情中间,也就是后面对应的这一波大的行情,从80一直到将近120左右。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也滋生了日元的carry-trading的套息,大量的基于日元做的对全球的资产,尤其对新兴市场的影响还是蛮大的。一个美元的套息结束或者是一个日元的套息结束,其实在2015年应该说都开始发挥了作用。2015年以后,基本上日元贬值就停滞了。交易性的持仓在2015年到2016年的过程中,日元空头的持仓开始减,多头持仓开始第一次的比重更换。这个过程中其实就是套息资本的撤离,美元和日元的整个套息资本开始撤离以后形成了比较大的冲击,尤其是对新市场的冲击。所以与这一波的日元升值相对应的特点是新兴市场的风险比较明显,这主要是之前的每一波日元和美元的套息产生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