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欢迎订阅(戳)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付鹏说:十年中国GDP路径的启示(3)【262】

视频时长08分33秒,请在wifi环境下收看

本期内容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点击上方视频收看!

在2016、2017年的中国供给侧改革中,对于全球来讲,第一个问题就是G2(中国与美国组合成一个Group)中的美国开始回归,实际上美国的回归对新兴市场在2014年、2015年的冲击挺大。在强者回归的过程中,新兴市场面临着一个挤泡沫的过程,所以2014年、2015年,包括中国,更多都是为当时的政策错位买单。2016年用供给侧改革、适度松货币的形式,缓解了一定的债务风险,但是我们的经济GDP大概也就是到了7%,整体已经跟强刺激状态完全不一样。所以对中国未来也不要抱类似于这样的强刺激的结果的期待。政策空间在减小,整体是在拖住、不产生系统性风险情况下,稳步下行。

在2017年的过程中,实际上当时很多人认为整个G2是不是都已经回来了,全球的一个周期是否已结束。这在2017年是非常关键的一个讨论,当时包括欧洲、日本,全球的债券收益率都在快速上调,那个时候全球正在讨论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复苏状态。中国稳定回升,美国也出来,这样的话是不是大家都会有一个好日子,这些收益自然也就会上行。但是随即到了2017年年底,2018年年初,其实全球就开始迅速地正位。这个时候我们才开始意识到一个大的问题,就是在2008年之后的金融危机各国采用的政策,和全球化开始衰落的环境下,各国面临的自己的长周期的结构性的矛盾的因素,其实已经远远大于政策的空间。

比如欧洲,它自己的结构问题已经远远大于它可调用的空间,它绝没有中国那么宽的政策空间。所以G2的努力并不能把大家所有人都拖出来。一旦G2开始闹矛盾,总的全球的蛋糕又不够分配,美国在强势回归的过程中涉及到的是全球利润的再分配,这种情况下其他各国的希望也就随即衰落。

原则上来讲整个2017年、2018年,全球整体经济的再次放缓都是一个必要的过程。在这种外部环境不断施压的过程中,中国一直到2018年中旬其实表现还算不错。但到了2018年的下半年,第一,外围环境上,我们在G2冲突中间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和冲击,第二我们内部的风险也开始暴露。其中最大的内部问题在于所有的内外风险的再次挤压,包括政府、房地产负面效应,包括股权到二级市场,包括之后的股权质押出现了中小板创业板的风险。GDP6.4%,是十年以来除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外的最低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