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欢迎订阅(戳)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付鹏说:十年中国GDP路径的启示(2)【261】

视频时长08分05秒,请在wifi环境下收看

本期内容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点击上方视频收看!

这几年房价过高演变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也成了困扰很多行为、事情的一个巨大隐患,这就促成了房地产情况出现。外围环境上,从2010、2011、2012年金融危机、欧债危机,一直到美国大概在2013、2014年真正意义上走出金融危机,这一过程基本上持续五年时间,海外都是靠着中国。中国的强刺激需求一方面带来较大负面效应,另一方面也有时间效应。中国的政策都有时间效应,在这短短的3、5年之内,其实最大的财富效应应该是来自于全球跨境资本开始确定套息中国,2009年主要投向证监会的“3月30号令”,就是IPO股权,然后投向房地产。

当然万事万物皆有利和弊,在2012年之后的几年中,当时间效应逐渐消退,药效在初期强释放之后,这一行为的负面效应逐渐敞开。像当年中小板、新三板、创业板等等,在2014、2015年流动性宽松、资产的挤压情况下,其实创造了一波史无前例的高杠杆股市泡沫,一直到2015年为之买单,甚至是2017、2018年的股权质押都是跟此相关。一件大概在十年初发生的事情,在这十年的过程中陆陆续续释放了两次真正意义上的负面冲击。像当年的强刺激强基建一样,它也导致了严重的产能过剩这一负面效应,这些产能过剩在2014、2015年,尤其是当中国的经济随着2014年全球经济再一次陷入到小周期衰退、油价暴跌引发通缩而下滑时,直接导致过剩产能的上游债务问题快速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