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欢迎订阅(戳)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付鹏说:90年代的全球资本流动(2):美国互联网泡沫的起因【248】

音频时长13分54秒,请合理安排学习时间

本期内容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点击上方视频收看!

我们接着聊关于90年代的全球的资本流动。

它跟我们之前几期聊过的美国80年代的整个转型过程有密切的关系。在里根和老布什两届总统完成了对内对外的调整之后,美国在去除旧的调整和转型的过程中,前半段已经基本上完成。

在创造新的过程中,也就是从90年代开始,全球新兴产业信息技术的成熟成为了90年代全球资本流动追逐的核心的目标。对日本的打压,说是贸易上进行的修正并不准确,更多的实际上是从全球资本的流动上面进行了修正。日元的carry trading套息,大量的资金涌向美国,其实也要拥向一个核心的目标,当然了这个核心的目标也就跟他(美国)的“新”是有关系的,也就是跟新兴产业信息技术的成熟是有关系的。

从92年到93年,美国已经完成了对于之前“旧”的重组、投资,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一个生产效率更高的产业环境开始产生。

之后,克林顿政府做了非常大的贡献。从1993年开始,克林顿推出国家信息基础设施计划到之后的电信法案,其实放松了电信行业的监管,这些实际上使得之后互联网带来的新的商业模式成为了资本主要追逐的目标。当然了,在美国的证券市场上,从这之后开始表现的也主要是来自于这一块,就是新兴产业信息技术的从繁荣到泡沫的一个过程。

之后我们看到包括汇率上的调整,产业结构上的调整,去除企业的这些糟粕,通过市场化行为去除这些企业的糟粕,美国经历了之前的痛苦期和调整期之后,美国的产业可以迅速地在国际市场上具备充分的活力。加上前面我们讲的全球资本的主要的流动,对外是包括日元在内的套利资本的涌入,包括当时的利率环境,实际上都为95年之后美国股市开始的异常繁荣做下了比较大的铺垫。

而1993年之后,互联网从只是由简单的科学家和爱好者组成的实验室里开始逐步走出来,跟我们前面讲到的克林顿的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的方案路线图实际上是有非常大的关系的。这样的话许多私营部门的创新人才创造热情开始大规模地推动硅谷在内的这些创意中心,逐渐地成为了互联网的先驱。

而之后96年的电信法案应该说是放开了市场的准入门槛,让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到通讯业务,让通信业务在任何市场上都可以进行充分的竞争,解除了有线电视行业的管制,放宽了广播公司的管制,这些都给之后无论是从消费到运营到设备制造商都明显的带来了一个巨大的红利的市场。

这个阶段实际上像极了2009年前后的中国。不是说我们跟美国当年一样搞了互联网信息技术,只是说过程中带来的疯狂的风投,从前期的收购并购合并,到后面风投投资的疯狂,初创型企业的估值到一些非理性状态,中国2009年到2014年这一段跟美国当年是有非常大的相似性的。都是提出万众创业万众创新,都是鼓励资金涌入到风险投资领域,都是希望能够通过资本市场的力量去完成对于创新的支持,在政策的推动下,疯狂地为一些初创公司进行风险投资的融资。资本的过剩导致投资者疯狂的迷恋各种技术类的故事。

虽然创新类的技术从96年开始以后一直到现在,都是美国过去20年主导的一个核心,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其中不存在巨大的泡沫。在美国当时的过程中,无数的资金开始因为有资本市场可以带来这样的暴利,疯狂的资产价值的投机浪潮非常的明显,投资者不考虑太多,疯狂的为只要带互联网概念、乃至互联网字的,只要带“.com”都可以进行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