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路过银河,欢迎收听我的财务课。

有一种应收款,是由银行背书的,到期后银行会无条件兑付,这种应收款就是应收票据中的银行票据。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资产负债表中非常优质的一个项目,应收票据。案例分别是五粮液、长城汽车和八一钢铁。

约等于货币资金的资产,比如,五粮液的应收票据

和贵州茅台大规模使用预收款相比,五粮液账面的预收款相对较少,更多的采用了应收票据,并且基本都是银行票据。

对于五粮液来说,银行票据到期后,银行会百分之百兑付,风险为零,几乎等同于现金;而对于代理商来说,应收票据只需要缴纳一定比例的保证金就能根据授信额度开具,不需要占用全款,远比预付全款更轻松。

如图所示,应收票据的增幅和近年来营业收入的增幅大致匹配。

五粮液的大部分货款都体现在应收票据,因此预收款项占比不高,金额也不固定。从2018年三季报数据看,预收账款余额为24.40亿元,较今年年初余额下降47.48%,但这和公司的经营业绩关联度不大。

其实酒企和代理商是一种共生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不少行业遇到了寒冬。在销售额不能持续增长的情况下,预收款政策对代理商的打击是非常巨大的,容易资金链断裂。

虽然高端白酒企业暂时不会遇到这种情况,但长期单方强势的合作关系中,一旦经营出了点偏差,这些代理商是不会有任何忠诚度。从这个角度看,五粮液这种温和的财务政策更容易被接受,也更加平等和互惠互利。

藏在应收票据背后的风险,我们来看一下长城汽车代理商跑路的案例

通过票据的使用,五粮液和代理商的关系相对更为融洽一些。但是在另外一个行业,票据却成了负担,那就是汽车行业。

与酒企类似,汽车行业广泛的采用经销商制(4S店),但是二者也有重大的区别,那就是汽车的单价非常高昂,而汽车的销路远不如高档白酒那么畅销。从而也造就了汽车行业的一项“潜规则”,经销商通过借贷的方式去东拼西凑银行票据的保证金,甚至连进来的新车,都把合格证抵押给金融机构,卖掉车把款项还给金融机构后才将合格证交与客户。很多品牌竞争力不太强的经销商,在高昂的财务成本下其实是不赚钱的,完全靠厂家允诺的超额完成任务后的年底返利。

2018年八月,扬州一家长城汽车4s店因为资金链断裂,关门跑路。与此同时,长城汽车的业绩正在迅速下滑。

这张汽车销量图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产销快讯,汽车行业已经进入寒冬,从增量市场转型为存量市场。厂家依旧按照往年的经营思路给经销商巨大的业绩压力,最终后果就是越来越多的经销商不堪重负而跑路。

前面主要是讲的银行票据,下面我讲一个商业票据的神操作,案例来自八一钢铁

应收票据里不全是银行无条件兑付的银行票据,应收票据有两种,银行票据是其中一种,还有一种叫做商业票据

商业票据是由企业开具并由企业承诺兑付的一种票据,企业的信用和银行的信用没法比,所以它实质上和普通的应收账款差不多。在看应收票据的时候,一定要把商业票据剔除再看。

由于商业票据具有承兑期,它是具有金融属性的。说到这里,要提一下钢铁行业里的翘楚—八一钢铁。钢铁行业属于高资产负债率的重资产行业,在重资产中,除了固定资产、在建工程外,通常还有巨量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

2017年9月,八一钢铁用非股权资产向母公司八钢集团置入炼铁、能源等资产。因为双方长期存在关联交易,八钢集团是八一钢铁的关联方大客户,八钢集团给八一钢铁开了一张25.1亿元的商业票据。与银行票据不同的是,商业票据只是个支付凭证,并不需要企业在银行缴存保证金,也就是说,八钢集团账面不一定真的有这笔钱,就可以先开出商业汇票。在商业汇票到期之前,八一钢铁用这张商业票据作为非股权资产,向八钢集团置入了相关资产。八钢集团收到自己的商业票据,大笔一挥核销了,非上市部分的资产也转移到了上市公司,期间八钢集团没有真正出一分钱。

通过一笔不需要真正兑付的票据,八一钢铁实现了乾坤大挪移。

讲完这几个案例,问题来了,你觉得应收票据是越多越好吗?

答案是这样的:要辩证的看,一方面商业票据无异于应收账款,多了并不好;另一方面银行票据越多,虽然对公司越有利,但同时还要从行业的角度考虑代理商的承受能力。

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下一节课,我带给大家的是理财产品,涪陵榨菜的闲置现金管理。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