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节目将由平安阖鼎的私募基金经理朱俊磊为你讲读《预期收益:投资者获利指南》。

  • 国内债券市场的从业人员普遍认为,长短期国债的期限利差可以被视作因承担利率风险而得到收益的代理指标,并以此判断市场未来的走势。然而这一分析工具在实际应用中效果并不好,虽然业界常常认为期限利差代表了市场对未来通胀和经济基本面的看法,但是结果是有些时候能够预测未来的收益,有些时候不能预测未来的收益。
  • 收益率曲线陡峭程度既反映了未来利率预期,也反映了风险溢价。除非我们能识别出市场对利率的预期,否则用曲线陡峭程度来表示债券的风险溢价就会夹杂大量的干扰信息。
  • 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股票和债券的平均相关性事实上略大于零,但并不一直都为正数。1965年至1997年期间,通胀预期大幅波动,股票和债券的正相关性尤为明显。在此期间,通胀预期的变化同时驱动了股票和债券的回报。而投资者普遍认为的股票和债券的负相关性,历史上发生的时期是比较短的:1998年前主要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至60年代中期这十年,以及1929年股市崩盘前后的几年。
  • 此时由于经济衰退导致股市下跌,股债之间的相关性就变为负数。相反,如果是供给冲击使菲利普斯曲线发生变化,那么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之间的相关关系就应该是负数:在滞涨期间债券作为风险资产损失会增加,债券的风险溢价就会是正数。这时滞涨带来的冲击将导致股票和债券同时下跌。具有良好信誉的央行和稳定的通胀预期将支撑一个稳定的菲利普斯曲线,而没有信誉的央行导致不稳定的菲利普斯曲线和风险更高的国债。

在节目中,你还将听到:

  • 从投资策略分析预期收益
  • 从投资风险分析预期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