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节目为你分享的是《石油先生:阿里·纳伊米自传》。本书是沙特阿拉伯石油和矿业资源前大臣纳伊米的自传,不仅可以帮助读者知晓沙特作为世界石油供应大国是如何苦心经营其石油产业和优化其经济结构的,洞察沙特在石油价格瞬息万变、跌宕起伏和激烈的石油市场份额竞争中如何机智地决策。

  • 石油公司的地质专家们早在 1938年就对鲁卜哈利沙漠边缘进行过勘探,1948年又去过一次。直至 20世纪 50年代末,他们才敢冒险进入谢巴腹地的盐碱滩内勘探钻井,又到 1968年才在谢巴 1号井开采出石油。随后,我们确定谢巴油田约 64公里长,13公里宽。其石油储量惊人,超过 140亿桶,相当于北海地区石油储量的总和。其天然气储量达约 7 000亿立方米,大约占我们天然气总量的10%。
  • 苏联人早在 20世纪 30年代就已经钻探过早期的水平油井。水平钻井法以直井开始,至某一深度后则继续以水平方向钻探,直至目标含油岩层。这种技术没在其他国家推广。坦率地说,几十年来,也没觉得有什么必要用这种技术。50年后的 1985年,对得克萨斯的几处水平井在所谓的奥斯汀白垩层成功钻探后,水平钻探法又时兴起来了。这一技术迅速在全世界得以普及。
  • 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几乎忘了20世纪90年代末对沙特以及石油工业来说有多么的忙乱。我也一样忙得团团转。我于1995年担任大臣,两年后油价便大幅下挫。当时,我们正与别国进行协调以期在石油减产上达成共识。此外,国内存在的许多政策问题也亟待解决,其中包括:把我们的矿业资产进行拆分,将其并入国营的沙特阿拉伯矿业公司、全面改革沙特矿业法、成立沙特地质学会以及在类似谢巴这样人迹罕至的地区开发大油田等。那段时间真是忙得不可开交,而且今后可能还会更忙。
  • 无论当时还是现在,我都不认为,我们与埃克森美孚或任何一家大的外国石油公司存在敌对关系。事实正相反,他们是沙特石油最大的消费者。就如雷蒙德的继任者雷克斯·蒂勒森所说,埃克森美孚是沙特阿拉伯最大的国外纳税人。而且我们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一直密切合作,创建合资公司或建立伙伴关系。就像之前提到的那样,埃克森美孚与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曾就中国福建的冶炼项目进行过密切合作。我与埃克森美孚前任董事会成员李·雷蒙德的个人关系很好,即便如此,谈判还是进行得非常艰难。
  • 天然气项目的实施方案就这样形成了。2001年 5月,沙特阿拉伯公布了该项目。我们挑选了 8家公司参与这 3个核心项目的建设,项目总价值达 250亿美元。我们将石油排除在项目之外,有些公司对此有些怨言,但这就是我们开出的合作条件。埃克森美孚是其中两个项目的主要投资方。1号核心项目是最大的一个项目,主要集中于加瓦尔南部至鲁卜哈利沙漠北部这片区域。参与这一项目的有埃克森美孚、壳牌、英国石油公司及飞利浦集团。2号核心项目主要是在红海的近海进行天然气气田的勘探和开发。此项目埃克森占股最多,其次是西方石油公司以及马拉松石油公司。3号核心项目则准备在谢巴、凯旦以及鲁卜哈利沙漠勘探天然气田,并建设天然气加工厂。壳牌和美国康诺克石油公司在这个项目中持有股份,而法国道达尔石油公司以及比利时菲纳石油公司持有同等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