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节目为你分享的是《石油先生:阿里·纳伊米自传》。本书是沙特阿拉伯石油和矿业资源前大臣纳伊米的自传,不仅可以帮助读者知晓沙特作为世界石油供应大国是如何苦心经营其石油产业和优化其经济结构的,洞察沙特在石油价格瞬息万变、跌宕起伏和激烈的石油市场份额竞争中如何机智地决策。

  • 随着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主要工业化国家一致同意禁止购买伊拉克或被其占领的科威特地区所生产的任何石油。世界石油市场每天减少了 480万桶的石油供应,使油价在数月内从每桶 16美元上涨到 35美元。沙特是如何牵制全球石油供应平衡的?
  • 萨达姆入侵科威特主要是为了石油,而石油也成了他对付盟国的重要武器。虽然没人知道确切时间,但大约是空战开始期间,伊拉克故意向阿拉伯湾注入大量科威特原油。伊拉克释放石油的理由之一很可能是为了防止或是至少阻碍盟军对科威特进行两栖进攻。海上溢油不仅对环境造成极大危害,还严重威胁沙特人民的安全,影响战争的进程。
  • 1991年 5月初,沙特石油公司从海湾回收了大约 90万桶石油。事实上,我们将这些石油脱盐及除杂后,能够将它们投入市场售卖。据估计,另有 100万桶石油已经蒸发。没有人知道伊拉克人倾倒入海湾的石油总量究竟有多少。据国际组织后来估算,倾泻的油量可能多达 400万桶,大致相当于 2010年“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漏油灾难期间泄入墨西哥湾的油量。伊拉克溢油事件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环境灾难之一。
  •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内很多人和我一样对在亚洲拓展业务充满激情。但到最后付诸行动时,我一开始还是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有人觉得,由于我们之前的老板是美国人,从文化上来说,继续和美国合作会更好。毕竟我们刚于 1988年在美国成立了合资的星企业公司,也看到了美国市场有巨大的增长潜力。再说我们公司很多高管都曾在美国求学,而且还把自己的小孩送去美国上大学。
  • 当我们在亚洲寻找商业伙伴的时候,韩国无疑是我们的首选。自 20世纪 70年代初,韩国就从伊朗人那里购买原油。听他们说,出于很多原因,他们和伊朗的商业关系闹得不愉快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一个切入口。我们和韩国也有过一些接触,因为在过去几十年中,韩国的劳工帮助现代的阿拉伯建造了一些基础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