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希勒的《非理性繁荣》针对美国股市自20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出现的繁荣景象,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认为那是一种脱离实际的反常现象,是一种“非理性繁荣”。本系列节目,即主要围绕美国的股价史、房价史等的变迁和其产生的原因进行了系统、详细的分析。

  • 房价的可预测性并不是在股票市场上追踪热钱的流向。由于住房市场的交易进入和退出成本较高,因此资金不可能像在股市中从事投机性活动那样轻易地抓住获取利润的有利购买时机。对大多数人来讲,利用房价的走势获取购买住房的有利时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住房价格每年变动的模式与其中任何一个因素没有显示出持续的相关,没有一个因素可以解释始于1998年的房价的火箭式上升。建筑成本自1980年起,总体上就呈现持续的下降趋势,人口增长也很稳定。虽然利率在下降,但长期利率的下降相对平缓,基本保持在20世纪80年代的水平。
  •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政府限制严重制约了新住房的供给。战后,退伍的士兵希望重新开始家庭生活,他们带来了生育高峰。事实上,现有住房的价格在战争结束前的1942年后就开始上涨了,可能人们已经预期到随之而来的住房短缺。但即使战后住房需求激增,也没有出现真正的购买恐慌,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量新建住房的出现大大提高了可用住房的存量。
  • 波士顿、伦敦、莫斯科、巴黎、上海、悉尼和温哥华等知名国际化城市的房价走势惊人地相似(在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之间的停滞和下跌之后,住房价格开始了惊人的上涨),同样相似的还有广为流传的有关住房的言过其实的兴奋和投机的故事。
  • 人们之所以对房价的上涨印象深刻,可能是因为住房购买频率很低,使得人们能够记住很久以前的购买价格,并对先前的购买价格(房价包括消费价格指数更低时)与目前价格的差别感到吃惊。股票市场则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因为公司会周期性地拆股,以保证股票价格的稳定,在美国目前股价大约是每股30美元,因此人们无法像对住房一样对股票价格进行长期比较。

在节目中,你将听到:

  • 预测投机性价格真的很困难吗?
  • 如何才能预测房价?
  • 住房价格的变动真的接近随机游走状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