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2009年间的金融危机引发了经济萧条,跟随的是二战以来最为缓慢的经济复苏。雷曼破产引发了金融体系中更大范围的挤兑,最终导致系统性危机爆发。

从今天的结论来看,10年前的危机,由过度的金融创新引致,其后的恐慌情绪严重放大导致了长期萧条。中央银行联手大幅下调政策利率,开拓了一系列工具,实践前所未有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叠加大规模财政刺激,逐渐支撑了需求。如果没有这些政策层面的激进行动,一切本有可能变得更糟糕。

中央银行的应急措施稳定了流动性局面,救助了一票濒临破产的银行,但高杠杆的事实没有改变,全球债务在三轮QE中不断滚动膨大。

金融创新的步伐更是没有因为危机而停下。十年间,金融科技和高频交易取代当年的衍生品,成为新的金融创新力量。但监管仍然远远落后创新,再加上金融监管的弱化趋势,今天的市场再一次面临着与危机前类似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