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今年以来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得不向“死对头”IMF求救的阿根廷,突然和美国撕破脸皮的土耳其,央行行长被逼无奈在媒体上撰文恳请美联储放慢缩表的印度,还有一众汇率节节下跌的国家,争先恐后地登上媒体的头条。

若论原罪,当属强势美元,及其背后紧缩货币政策进行时的美联储。汇率挂钩美元的港币,不时就触及7.85上限,市场几乎要对此神经衰弱了。

分析师讨论美元对新兴市场的影响能持续多久,是否会发酵成又一场亚洲金融风暴;但他们较少提及,新兴市场在偿债压力下进行的结构性调整,会给全球经济带来何等影响。

曾供职于老布什时期美国财政部的Brad W. Setser日前撰文指出,在新兴市场国家压缩赤字的压力下,全球其他经济体有两种可能的跟随调整;而最终有可能只剩下美国一个借款人,意味着痛恨赤字的特朗普,很可能又要“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