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老龄化抑制了长期经济增长前景,使得利率承压;而另一方面,老龄化可能会改变长期以来全球储蓄过剩的局面,从而给利率带来上行压力。哪一股力量会在未来10-15年里占上风?

在全球老龄化进程的推动下,全球经济正处于家庭储蓄大幅长期下降的边缘。未来几十年,全球老龄化进程将变得更快、更同步。本文探讨这种转变是否会扭转本世纪初全球储蓄“过剩”的局面,并对利率施加上行压力。

摩根大通对美国、德国、日本和中国的分析发现,未来30年里,老龄化将推动储蓄在GDP中的占比下降2.6%,导致实际利率上升25至50个基点。

人口结构变化最终是导致利率上升还是下降取决于与经济其他部分的反应。例如,投资需求是否会在低趋势增长下萎缩,还是受到向经济向资本密集型转型的支撑,将是一个关键决定因素。

本文节选自摩根大通年初发布的《2018年长期资本市场假设》(Long-Term Capital Market Assumptions-LTCMAs),见闻研究对其进行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