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央行执行董事会成员Peter Praet在演讲中提到,低利率归因于特定的全球和欧元区因素,其中一些是长期的,一些是金融危机的后遗症。长期趋势和结构性力量在危机之前的三十年内压低了长期国债收益率,这使中央银行付出更多努力以在危机期间稳定经济,并且要求央行进行更多的创新和实施大胆的措施。尽管如此,目前的低利率环境不会是永久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