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订阅特辑,即可观看精彩视频>

内容导读

>>订阅本特辑可以收看精彩视频

周末我仔细的梳理一下,关于内陆价差的过程中,我们看到库存变动的一些情况,现在把思考的内容跟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第一点,关于美国的内陆价差,我们在3月份的《付鹏说》“美国内陆价差隐含了哪些信息值得我们关注?【178】”中已经讲了一些基本性的内容,那我希望大家如果有不明白的话,先去看一下那一期。

之后我们来讲一下现在这个状态,因为内陆价差目前出现的这个情况就是,米德兰地区和库欣地区的价差已经拉到了13块钱。应该说这个价差的幅度已经是非常的大了,因为它已经很接近于上一次美国原油市场上出问题的一个水平,必须引起我们的重视。

当然,这个内陆价差背后其实隐含的就是生产端目前的胀库,米德兰地区或者Permain地区的胀库和运输能力的不足。这个价差已经足够拉到可以用火车和汽运在内的手段将库存进行转移。

当然汽运能力和火车能力相对来讲仍然是弱的,也要真正等管道大规模的恢复过来,也就是很多人认为大概到2019年、2020年左右,这些在Permain地区的这些油可能才会出来。

那我们怎么去看待这个问题,也就是什么时间油会转移出来的这个问题?

目前来讲最大的问题其实是运输能力,这一点很像当年页岩油的情况,出现了内陆的累积。无论是在库欣还是在产地,直到运输问题解决掉以后,出现了库存的转移,下游的需求面临着巨大的供应的增加,无法进行消耗以后导致的这个情况出现。 

如果汽运能力和火车运输能力都不足的情况下,单独看这个管道的话,大概在2019年到2020年左右,从Permain地区出来的管道可能就会缓解这个价差,换句话说我们可能还有一年的时间才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那就很有可能像2013年到2015年这个状态,这个阶段中间虽然油价处在高位震荡,但是他隐含的风险已经开始逐渐的出现。一直到后边当管道的问题经历了一年的时间,基本上缓解以后,就出现了后续的这个负面效应。

这个预估的时间,我们看目前各方的报告预估基本上在2019到2020年,但是我们比较担心的是,会不会在2018年的Q4季度就有所反应?

这个预期上我们不用去做绝对的预估,这应该比较的泛,我们很难去想象到巨大的价差情况下,会不会导致很多行为会提前的发生,这个是需要我们进行关注的。

与其去考虑这一点,我觉得不如更多地去看中间环节,也就我们看这些库存累积的变动情况大概是什么情况,就大概可以了解了,这有助于我们去理解。

……

>> 订阅特辑即可观看详细视频和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