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订阅特辑可观看视频精彩内训>

本期摘要

>>订阅特辑阅读本期重点内容和相关视频

在经历了两年多的时间(主要是来自于中国的供给侧改革)以后,我们看到了包括上游原材料国的这些货币,整体都处在一个弱势的反弹过程中。而最近我们观察到,以澳元为代表,已经触及到技术上一个关键的支撑水平......

本期《付鹏说》我们一起听一听,关于低波动率下的澳元,付总又看到了什么机会!。

内容梗概

2013年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日记,是关于OIS(隔夜指数掉期)对澳元汇率的指引。当时澳元进入到一个震荡状态,处在一个低波动率,利率先行,利差再行,然后汇率最后才跟上。

在2014年的末期,我们看到又出现了类似这样的一个调整的状态,又是一个利差先行,然后虽说绝对的汇率一直拖到后面才进行再次变动,波动率处在一个低水平。

那进入到2016-2018这个供给侧改革的状态下,我们看到整个澳元的波动率也大幅度的下来了,下来之后到2018年年初,包括到现在都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波动率较低。那么债券的利差一直是在扩的,注意这个数字,目前澳元和美元的利差十年期已经到挂了,这个很关键。

那事实上不仅是倒挂以后很关键,实际上从2016年以后,如果我们考虑到成本以后,实际上发行美元债券去持有澳元的这个负债,收益率已经大幅度下降到了0,也就是从大概从2016年就已经开始了。但是由于中国的供给侧改革,在初期带来了澳洲经常账户的一个基本的改变,但是这个持续的时间很短。就是说用经常项目下的商品贸易,实际上是在初期对冲了他的资本流动。

有人说,这个资本的流动不应该记录在资本项下吗,怎么会记录在经常项目下呢?

……

>> 订阅特辑即可观看详细视频和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