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20+全球顶级期刊最新研究成果、蕴含1到3年内的投资先机

▲ 全年订阅  加入专属交流群

大家好,我是汪通,欢迎收听世界级脑洞。

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空袭行动,一度就让油价短短数日拉升近5%。战争对经济的影响究竟有哪些渠道呢?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本杰明. 富兰克林曾经说过,“所有的战争都是愚蠢而昂贵的。”

无论是在政治科学领域还是经济学领域 ,都分析过当经济体本身参与战争时,冲突对贸易的影响。这些研究也几乎一致地发现冲突对贸易显著而巨大的不利影响。比如说,有研究调查了不同类型的暴力对双边贸易的影响。他们内部冲突和恐怖主义的持久负面影响大于国界、语言障碍和关税的等值成本。

事实上,政治暴力和国际的战争是这个世界长期以来的难题。国际冲突的发生率近年来呈下降趋势,但是因为经济利益、意识形态等所造成的冲突依然屡见不鲜,特别是在欠发达国家。例如,2008年,非洲,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有25起重大冲突——其中20起是国内战争。由于物质和人力资本损失,基础设施破坏,投资减少和市场中断造成的这种冲突的经济成本很高,导致一些学者称区域冲突是“当今世界最大的风险”。

从全球角度看,冲突带来的挑战进一步加剧,因为已经有研究发现,即便是一个国家国内的冲突,对其邻国的经济增长率都具有显着的负向溢出效应。 这种负向的影响短期和长期效果都很强,累积的强度也出乎意料的高,数据估计显示,平均来说,一个国家会因为其邻国的国内战争,而损失大约43%的GDP。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么巨大的影响,是通过什么渠道来的呢?这个至少在理论上存在多种可能性,最直接的也是最简单的想法就是难民,但是实证的证据并不支持难民的直接涌入,导致人力资本稀释或长期投资下降。那么到底什么原因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的经济学家们提供了另外一个渠道,也就是国际贸易。例如,如果外部运输路线受损或受阻,或者由于安全问题导致边界不安全,那么邻国的战争可能会直接干扰本国的贸易流。如果不良的安全形势和冲突的扩散所导致的不确定性阻碍了贸易商要求来自该地区的产品,以及投资者对贸易部门进行投资,从而减少贸易和限制,也可能产生间接影响可贸易部门的增长。

比如说,在20世纪80年代,当非洲的莫桑比克发生内乱时,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内陆国家马拉维必须通过南非重新来建立其贸易通道。而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在乌干达和坦桑尼亚之间的战争期间,从布隆迪到肯尼亚和坦桑尼亚最近的港口的运输成本很高,而需要穿越冲突地区的商业贸易也变得非常不可靠,贸易交易频繁中断。同样,20世纪80年代末阿塞拜疆的战争干扰了里海的石油运输,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的战争打乱了中亚的贸易流程。而不久之前,伊拉克战争导致了叙利亚的总贸易量减少了大约10%,而最近的叙利亚战争则让周边的海湾国家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那么今天我们讲的内容主要回答了三个问题。

首先,考察两国之间的贸易流动是否会受到毗连国家的冲突的影响,即使这些国家本身并未参与任何冲突;其次,考察一下各国是否有能力避免邻国的冲突的负面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持续下去;第三,区域战争对贸易的影响是否是持续性的。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学家们采用了一个非常全面的,包括全球145个国家的战争的数据库,从1948年到2006年横跨五十多年。然后将冲突的指标和双边贸易数据结合起来,如果就看这个数据库的话,会发现参与战争和区域冲突在全球的范围内的比例是很低的,这表明如果不考虑区域冲突的潜在溢出效应,战争的贸易和总体经济成本可能被低估了。

研究的结果对区域冲突对双边贸易的溢出效应提供了有力证据。具体而言,研究人员发现邻近国家的冲突对年度双边贸易流量具有显著的影响。例如,如果至少有一个贸易伙伴参与冲突,那么双边贸易流量估计平均下降约12%。而区域冲突强度的增加也会导致更高的贸易成本。

并且区域冲突对双边贸易的负面影响对高收入和低收入国家都具有统计意义,并且相互之间的贸易相对更为明显。另外,这种影响本质上是动态的,也就是随着冲突持续时间的增加而增加,并且平均而言,在冲突结束之后的还能持续3—5年;但是不同的是,高收入国家的恢复期较短,大约为2 - 4年,而低收入国家的恢复期更长,约为4-6年。

好,今天的世界级脑洞就到这里,谢谢大家收听,我们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