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订阅特辑可观看视频精彩内训>

本期摘要

关于美国页岩油企业资本支出到产量的逻辑,其实要用资本支出衡量未来的产量增长空间,增速其实是很关键的,如果页岩油企业资金问题开始出现大的风险,整个资本支出开始大幅度削减...

本期《付鹏说》,和付总一起聊聊页岩油的资本支出和未完成井的理解。

内容梗概

>>订阅特辑阅读本期重点内容和相关视频

正好我看见在见识社区里之前有人问我关于美国页岩油企业资本支出到产量的逻辑,有没有具体数据?我在这里大概花了点时间,把彭博上的数据直接做了截图。因为比较懒,没有把具体数据导出来,直接截图给大家看。

00:35

以具体数据解读三大页岩油公司

在这里我选择了三家公司,可以看到这三家包括EOG在内的基本上就是EOG、APA、APC是美国前三大主要的页岩油公司,当然每家公司会略微有所不同,我这里只取了前三大公司,你也可以做得更细一点,数据库里实际上很全的,可以把所有样本都挑出来再进行更详细的统计。

我只是从总数和前三大的情况上去做一个预估,在彭博的数据表里其实可以看到有一个亿是预估的,这是根据卖方平均的预估值做出来的平均预测,那么这有一个指导性资本支出,这其实更多的是企业给出来的。

我们可以看到实际性资本支出,对比2017年数据来看的话,实际上还是有很大的差异性。可以看到2017年的情况,卖方给出来的资本支出,我们先看总数,总数是包括所有的。然后再看下面主要包括北美(实际上这个地方主要是看北美地区),然后我们可以看所有的部分,2017年卖方给出来的预估资本支出都比较大,指导性的资本支出要小一些,而实际性资本支出更小一些。 

如果看北美的情况,基本上是反过来的,实际情况要比预估都要高很多。我们可以看到前三家的情况,有比实际预估多的、有比实际预估少的、有基本上吻合的。从总数上看,前三家资本支出应该说是基本吻合,符合市场的预期。

整体来讲,如果对比2016年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小幅有所增加。如果对比2015年的情况,相对来讲又是小幅的减少,准确说2015年到2016年是资本支出大幅度减少的状况,2016年到2017年是有所增加的情况。

那么2018年目前给出的情况是什么呢?我们可以看到北美目前给出来的都比2017年资本支出(对比的是2018年预期和2017年的实际情况),包括卖方在内的平均预估,基本上北美部分实际上跟2017年资本支出比还是要少一点点,而整体加在一起实际上指导性资本支出要更少。

如果只是看前三家的话,基本上有减少的,有基本不变的,有增加的,总数上来看前三家都是大幅度高于2017年实际资本支出情况。前三家都是高于的,如果总数上面是基本上和去年持平的状态,甚至略少的状态的话,那只能说大的企业在资本支出的状态上要远远好于小的企业,这可能是目前我们可以从数据上看到的分化情况。

那么之前我也讲过资本支出为什么很关键,因为我们要用资本支出衡量未来的产量增长空间,增速其实是很关键的,因为它对于我们之前讲油的去库存的过程,实际上产量一直是反向的,产量一直是增长的,但是主要靠出口和炼厂在消耗,这中间库存动态的下降对油的结构和价格是有很重要的支撑作用。

那这里实际上就存在着边际问题,就是说产量边际在哪?产量如果受到资本支出的影响,它的增幅如果放缓的话,实际上对于去库存会更加有利,其实我们主要是在分析这一项。我们还是继续看资本,我把它转化成数据图表可能更清楚一些,可以看到在左上边是EOG、APA还有APC主要三家页岩油企业的资本支出情况,可以看到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实际上整个资本支出是大幅度扩大。

我之前也讲过就是页岩油除了技术革命以外,本身跟低利率有密切的关系,利率低情况下,投资者的负债端的成本不断下降过程中,其实鼓励投资者的投资,也使得页岩油企业以资本支出和产出作为那一阶段的主要目标,所以大量资本支出成为产量增长的先决条件。

最终在2014年冲击到国际市场上油价以后就形成恶性循环,2014年、2015年其实一直到2016年整个日子都不是特别好过,整个页岩油企业...

......

本期内容概要

07:04  经营性现金流和资本支出之间的关系

11:48  提高单井效率实现产量增长

14:52  重要的是资金问题

>> 订阅特辑即可观看详细视频和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