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重温索罗斯《炼金术》第七章

本期摘要

之所以做一定的回顾,是希望能够跟特朗普当下的这个政策和特朗普循环的路径来做一个比对,来发现其中的相同点和不同点,甚至对未来做一定的推导和借鉴……

本期《付鹏说》,和付总一起重温索罗斯《炼金术》第七章

内容梗概

>>阅读以下文字请结合上面视频内容一起理解

大家好,首先给大家拜一个早年!

其次,我们从今天开始回顾一下索罗斯先生的《炼金术》里第七章关于“里根大循环”这个内容。

之所以做一定的回顾,是希望能够跟特朗普当下的这个政策和特朗普循环的路径来做一个比对,来发现其中的相同点和不同点,甚至对未来做一定的推导和借鉴。

那么首先,我就借鉴一下索罗斯先生最终形成的“里根大循环”整体图,这个图里边实际上是分拆出了很多细微的路径。 

这里边,第一点大家可以看到它出现的是一个政府预算,也就财政赤字和经常项目下贸易赤字是一个双赤字的这个情况。

但是双赤字的情况刺激的是经济的增长,从经济学的理论上来讲,贸易的逆差应该倾向于低汇率和下降的国内经济水平的。而由于这个是来自于供给侧的刺激,其实里根的整个思维都是以供给学派为作用,政府的财政预算再带来的刺激作用,也就是转化成政府的支出。对于内需这个需求的增长,其实由于自身国内的产出存在缺口,当需求大幅度被刺激起来的时候,实际上需要用海外的商品和服务进行满足。

这个过程中实际上美国的经常项目下的赤字反倒是扩大的,但是背后隐含的却是最后的这个经济增长点。理论上来讲这是一个比较性的关系,也就是当财政赤字在需求端带来的这个效果。

其实逐步的被贸易赤字所替代下来的时候,刺激性效应开始消退的时候,那经济才会转呈下行。如果这边刺激效大于经常项目下的赤字的话,那实际上所带来的是一个经济上行的作用。所以说,实际上这是一个比较的关系,这方面索罗斯也进行了一个比较好的解释。

其次在第三条里边这也是一个比较关系。无论是投机性资本流入还是非投机性资本的流入,只要资本的流入跟经常项目下的逆差,也就是跟贸易赤字之间的这个关系,只要是资本的流入能够弥盖贸易赤字的缺口,那你带来的都是汇率的升值。

只有当资本上的流入小于贸易上的缺口,整体来讲,通过贸易项下和资本项下综合在一起,资本变成流出的时候,那么这个推导出来的路径就是对汇率的贬值。这就基本上索罗斯先生讲到的几个大的路径。

然后在汇率这一段,我们可以看到它也是个相互的作用。政府的财政预算赤字本身就会推动利率的上行,而经济的上行也会进一步的推动利率的上行。而利率上行加上资本的涌入,尤其是资本的净流入,无论是经常项下和资本项下净流入的话,实际上都会容易推升本币的升值。

而倒过来,本币升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过程中又会交叉地影响贸易赤字,同时也会影响资本的流动关系。那么它相互之间会有一个促进作用:越是本币升值,更多的资本就越愿意涌入。

这之前实际上是个相互关系,就是你本币升值会推升资本的流入,尤其是投机性资本的流入;而投机性资本流入又会倒过来推动汇率的升值,然后当汇率的升值又会推动资本的流入。

那么后边这一段基本上是整个反过来的负正反馈了,我简单的总结就是这个利率实际上是有伤害的,汇率的走高也是有伤害的。

第一,刚才我们讲过汇率的走高对于你的资本来说,会加大贸易项下的赤字,也就贸易项下的逆差。然后汇率本身会导致你的资本流入,但是这个会破坏这之间的平衡关系。当你资本项下已经不能够满足你的经常项目的时候,整个逻辑就会到转过来。

当然,汇率逐渐升值以后,最先不利的,我看索罗斯先生的描述应该是源自于非投机性资本的流入,这种我们可以看成是长期的资本。那么汇率的大幅度升值,其实对于美国的制造型企业实际上有着巨大的伤害,尤其在出口上面。

那这个过程中,通过出口实际上就对贸易结构形成了一个负向反馈,而这个过程中更偏向于大规模的进口。那实际上进口的增加,出口的减少,整体就形成了贸易上的赤字。 

这个过程中,先冲击到的是非投机性资本流动开始迁出美国,也就是流出。然后投机性资本还会继续流入,也就是索罗斯先生标注的还会继续地流入。那它的流入更多在追逐于金融性的资产价格,一旦这个关系打破了以后,逐步地就会转化成汇率,实际上对整个汇率的冲击就来了。

第二我们看利率这一段。利率的持续上升,实际上对整个的这个影响是非常大的。首先第一点,我们看到这里讲到了(6),利率的上升本身对于政府的财政赤字实际上支出是加大的,然后相当于偿债的负担是在逐步的增加。

但是利率本身对于经济的增长是有负面效应的,当它开始逐步侵蚀到实体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和居民消费的负债端的时候,实际上就会造成经济的放缓,而经济的放缓又会进一步的驱动利率之间的这种下行关系。

那么这个地方索罗斯现在给了几种情况的假设,他在书中表述得并不是特别明朗,如果利率开始冲击到经济增长了以后,它这个地方给的是正。实际上最差的情况就是这个时候,如果财政预算是大规模的这个赤字,然后这个时候贸易项下是大规模的逆差、双赤字的这个情况,一旦经济的活动开始下降,前面我们解释过了,实际上就是你内部创造出来的财政需求,已经开始弱于经常项目下的这种边际的时候,你带来的一个结果就可能对汇率造成巨大的这个冲击。

而汇率的冲击上面我们已经描述过了,这个时候它对资本的流动就开始整体反馈了,汇率的冲击开始作用到资本上,那整个资本开始变成流出。最早是非投机性资本开始流出,其次是投机性资本流出,而此时由于利率要下降来为经济增长下行服务,这个过程中利率本身又会推动资本的流出。

当资本的流出开始远远地大于改善时,当然这里指的是经常项目出现改善,一方面是你的需求下降,另外一方面索罗斯先生解释过,就是当到达边际的时候体现出的经济的下降就会转化成需求下降,而需求下降又会在经常项目下作用成贸易从贸易平衡从赤字逐步地转向盈余。

这实际上可以理解成逐步的转向盈余或赤字削减,并不一定完全要转向盈余,但这个时候相当于流出的少了,但是这边流入的完全的逆转过来了以后,资本的流动本身对汇率又有影响,而汇率和利率倒过来又会驱动资本流动,这个时候对于本币的冲击和压力就会非常的大了。

所以在总结的时候,索罗斯先生在第96页实际上讲了,就是偿债负担和投机性资本的逃逸,再加上贸易逆差,将会引发灾难性的美元崩溃。以沃克尔为代表的中央银行的官员们,其实非常清楚地看到这样的危险,并公开地发出了这个警告,其实也就是讲的最后延伸出来的反向的反馈机制。 

当然了在整个架构中间,我觉得应该增加一块,比如说这个地方实际上不仅仅是因为里根总统的税改政策引发的利率上行,事实上1979年开始的第二次石油危机本身就加剧了这个通胀压力。在里根总统上台前,他面临的实际情况是通胀率13%以上,那么失业率在10%以上。

实际上,早在里根上台之前,沃克尔其实就已经将之前的这个严重性的通胀归结为美元的超量供应。所以沃克尔采用的方法是在1979年(也就是里根上台之前)不再采用投票决定基准率,转而直接制定美国货币供应量的目标,然后经由市场、由货币供应量变化来决定利率的变化。

事实上在里根总统上台执政的时候,美国的利率水平已经处在了一个创记录的水平上,准确说应该并不是因为里根的减税政策。

当然了里根上台之后,它一直按照的就是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的主张,走的是供给改革的路线。但是他在货币这一层面上实际上和货币主义的基本观点是比较的一致,只不过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经济增长或者通胀服务,他认为只要稳定货币币值就可以使通胀预期消失。

所以说本质上来讲目标不一样,但是方法上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在整个使用大量财政政策的时候,货币政策都应该是严格控制货币的供应量,以加息的方法来减少通胀,然后以极其严厉的货币政策来调控货币供应量的高速增长。所以从这方面上他跟当时的沃克尔是有比较一致的契合点。 

那么从1980年开始,沃克尔也在配合里根政府大幅度的加息,再加上当时整个正向的反馈,各方的需求都比较的强烈,所以说早期的利率经过微降以后,稳定在历史性的高位,最终又有了重新的攀升,使联邦基金的利率升至20%左右。

它在这方面上实际是一个多重作用导致的利率大幅度上升的结果,而且它确实后面带来的效果是一样的。

美国从国际的资本净输出国开始转入到净输入国,国际的资本流入开始大幅度的增加。随着经济增长的作用,在高利率下,美国的通胀率和失业率都在大幅度的下行。

没过多久,超高的利率水平和之前里根大循环推动的汇率的升值,最终导致的结果是这两重措施对经济的扩张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使减税带来的刺激效应基本上消失掉了,也就陷入到了后面的整个负反馈。 

 下期预告:一起来看看特朗普的循环局

-end-  

 

 加入“付鹏说”的见识圈,一起交流  

 感谢您订阅本特辑,全年订阅用户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链接,即可加入专属见识圈子深入交流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