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见智研究所的见识圈子,如果您喜欢见智研究所的内容,欢迎订阅见闻研究(此为华尔街见闻见智研究所独立管理的付费特辑),了解我们的特辑请点击这里

随着运输成本下降、贸易壁垒减少,企业在全球各地获取投入和进行生产,生产过程变得越来越分化。多边自由贸易协定、降低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开放、金融市场化以及商业服务国际化和技术进步是跨境供应链扩张的重要原因。在全球贸易中,中间商品和服务贸易明显上升,约60%的全球贸易来自于中间商品。欧元区国家也高度参与到全球价值链中,参与程度甚至高于美国和中国。

在2008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期间,全球供应链扩张速度大幅放缓,新兴市场国家劳动力成本上升和跨国生产活动内包(onshoring)缩短了全球价值链,非关税壁垒也增加了贸易成本,抑制了全球价值链扩张。不过,欧元区受此影响较小。

从上下游关系来看,欧元区小国家和中东欧国家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下游,大国如德国、大国如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处于相对上游,下游国家的出口中进口投入比例相对更高,这些国家通常在泛欧洲价值链活动进行最后组装。美国提供研发相关、金融领域和商品领域的中间品,处于相对上游,中国正在从下游向上游移动。

 

全球价值链对汇率的意义

实际有效汇率(REER)是衡量经物价水平调整后的,一国与其重要贸易伙伴的双边汇率的贸易加权平均数,在当今的全球经济,出口产品中进口产品无处不在,因此,国家间通常在价值链的特定阶段开展竞争(例如,两个新兴经济体在组装智能手机方面进行竞争),传统的实际有效汇率面临的挑战是,它假设国家以完全在国内生产的产品(仅适用国内投入)参与竞争。增加值实际有效汇率(VAREERs)以增加值权重替换双边贸易权重,考虑了中间商品的贸易流动,能够反映增加值权重对双边竞争的高估或低估。此外,如果一个国家的汇率相对于其主要中间品进口国的汇率升值,这将有利于提高该国的竞争力,投入-产出实际有效汇率(IOREERs)对提供投入比例较高的贸易伙伴赋予更低权重,能够反映汇率对价格竞争力的影响,IOREER升值意味着国内商品的相对价格上升,国内产品的价格竞争力下降,也意味着生产中使用的外国投入成本下降,对竞争力产生抵消作用。

全球价值链的权重与贸易权重高度相关,但是两者的绝对差异不可忽视,欧元区国家的IOREER和VAREER与传统贸易权重的绝对差异平均达到了50%,部分国家甚至超过了100%(如荷兰、爱尔兰)。基于全球价值链的REER能够为竞争力发展提供补充视角,在金融危机中受创较严重的欧元区国家,其竞争力在危机前遭受更多损失,在危机后也恢复更多。

全球价值链对市场份额的意义

随着全球价值链的整合,总出口可能无法衡量一国对国际贸易增加值的贡献。由于中间产品在产品链上发生多次跨境投入,追踪增加值的流动对于评估一个国家对世界市场的有效贡献至关重要。投入-产出数据可用于收集有关国家增加值结构的信息,并与贸易价格数据相互补充,以便调查市场份额演变背后的价格和非价格因素。

在2000至2014年间,中东欧国家的增加值市场份额明显上升,其他欧元区国家份额相应下降,将市场份额的决定因素分解发现,生产的国际分化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全球价值链的参与程度与外包导致一些国家市场份额下降,但是质量提升和消费者偏好补偿了价格竞争力的损失,另一方面,增加值市场份额显示非价格竞争力对市场份额的影响下降,可能原因是质量改善部分来自于外包。因此,使用增加值的流动有助于更好地理解经济外部表现的驱动因素。

全球价值链对收入弹性的意义

尽管在1981至2007年间,贸易额增长是收入的两倍,在2011年至2014年间,贸易增速/GDP增速的比例下降至接近一致,全球价值链的参与密集度是关键原因。首先,从统计角度来说,产品链的组织形式意味着商品和服务需要跨境交易多次,因此在海关贸易流中被重复计入,第二,全球价值链贸易主要是耐用品,而耐用品的收入弹性较高,因此对全球危机的反应较为陡峭,第三,供应链效应可能加剧了需求的负面冲击,下游企业可能去库存,从而影响投入的供应。

对全球价值链参与度与进口需求模型的分析表明,全球价值链对进口弹性影响显著,在1995至2011年间,贡献程度平均达到了40%。

 

全球价值链对实体经济的溢出

使用世界投入-产出数据库的数据进行实证分析发现,中间品投入贸易使得各行业越来越紧密联系,增加值增长也越来越相关,作为枢纽的特定企业或行业的冲击可能通过产品网络转变成对宏观经济的冲击上游枢纽行业通常位于美国、英国、德国和俄罗斯,包括计算活动、总部活动、研发、金融和原材料行业,下游枢纽行业通常位于德国、美国和中国,包括运输设备、电子产品、建筑和基本金属等。实证分析表明,上游和下游行业对产品链上其他行业的溢出作用显著

全球价值链对欧元区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在于,不熟练劳工在增加值中的份额明显下降,熟练劳工的份额上升,并且在外国增加值增加的出口行业中,所有劳动力小时报酬上升,说明进口投入在学习、创新、多元化或质量领域产生了进口生产率效应。不过,只有在生产率提升快于投入成本的提升时,竞争力才会上升。此外,欧元区出口中的劳动增加值比总产出更高,说明出口企业更依赖于进口投入或资本;由于出口越来越由外币投入组成,全球价值链也降低了出口的汇率弹性

 

结论:

欧元区国家高度依赖于全球产品链,因此全球价值链对多个宏观经济领域产生影响:

增加值和投入-产出实际有效汇率等指标从多个角度描述了货币升值、贬值对传统的实际有效汇率的影响。

产品链的转移不是欧元区国家在全球市场份额变化的主要决定因素,但是全球价值链有助于理解竞争力的驱动因素。

全球价值链的发展影响了贸易与全球需求弹性的变化机制,贸易对收入的反应越高,全球价值链越扩张,但是更低的贸易收入弹性可能是一种新常态。

企业和行业对产品链的参与产生了宏观经济溢出:一些行业可能在投入-产出联系中起着关键作用;在全球价值链中参与程度更高的行业,高技术工人的占比通常更高,价值链下游行业的劳动力薪资受益于外国投入。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