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见智研究所的见识圈子,如果您喜欢见智研究所的内容,欢迎订阅见闻研究(此为华尔街见闻见智研究所独立管理的付费特辑),了解我们的特辑请点击这里。欢迎阅读我们今天的深度文中央银行家们的话说得太多了吗?

本文是见闻研究的《聚焦全球投行观点》系列的第五期,本系列将对国际投行的宏观观点进行汇总、翻译及整理。

  1. 高盛:央行沟通对金融市场的影响有多重要?
  2. 巴克莱:日本有望走出长期通缩。
  3. 高盛:通胀受拖累是因为新技术吗?

1.

高盛:央行沟通对金融市场的影响

金融市场对于央行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当央行官员讲话时,信息是否被市场正确解读非常重要。以资产价格在事件的窗口期前后是否出现巨大波动为标志,分析了资产价格对G4央行沟通的反应,研究市场是否清晰接收了有关央行货币政策等方面的信息。

四个场景分别为:

2009年3月:美联储引入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

2017年3月:欧央行在政策会议上重申缩减资产购买之后再提高利率。

2016年9月:日本央行引入收益率曲线控制。

2016年8月:英国央行降息。

结果表明:

G4央行沟通(包括政策决定和新闻发布会)对资产价格均有显著影响,其中美联储和欧央行触发的市场波动更大。在各类资产中,10年期国债收益率和汇率的反应更加系统,股票市场的反应更为复杂。

央行沟通的影响具有持续性。美联储、欧央行和英国央行的沟通对金融状况的影响能持续数日,日本央行对金融状况的影响不显著。美联储政策声明的影响力比新闻发布会更大,欧央行和英国央行相反。

市场更关注央行关于货币政策的指引,而不是增长前景。将收益率和股票同向变动定义为增长冲击、反向变动定义为政策冲击,发现50-75%的冲击属于政策冲击,剩余为增长冲击。自2000年以来,60%的收益率和股票的日度变动属于增长冲击。在美国和英国的案例中,央行沟通体现为政策冲击,而欧央行和日本央行的沟通体现为增长冲击。

 

2.

巴克莱:日本有望走出通缩

劳动力市场面临拐点:

随着年长工人退休、女性劳动参与率达到峰值、自雇人员减少,日本劳动力市场面临拐点。就业人口和工作小时数可能步入长期下行趋势,带来薪资上行压力。

第一代婴儿潮人口到了退休年龄之后,老年劳动力市场松弛将逐步消失,同时,由于青年女性劳动参与率上升,日本女性劳动参与率已经与美国接近。此外,自雇人员占整体劳动力的比例可能已经降到下限,新增外国工人对本国劳动人口下降的补充也有限,因此日本劳动力市场松弛正在消失。即使假设日本女性参与率上升至发达国家的高水平(瑞典,55%),日本人口下降和老龄化也使得劳动人口下降不可避免。

政府政策、生活习惯等变化也为工作小时数下降带来下行压力,劳动力短缺也迫使企业雇佣只能工作短时间的工人,使得劳动力总工作小时数下行,对薪资产生进一步上行压力。

薪资期望上升:

低收入兼职员工的小时报酬将先上涨,之后可能扩散至全职员工。2016年兼职员工的小时报酬相当于全职员工的58%,2000年时约为一半,当面临劳动短缺时,企业可以选择雇佣相对更便宜的兼职员工或者提高目前的兼职员工的报酬。由于日本全职员工的薪资取决于资历,当年轻员工的兼职报酬超过全职报酬时,更多的年轻人可能选择兼职工作,这会加剧劳动力市场短缺。此外,近年来,不但大企业在春季薪资谈判中提高了薪资,小企业也开始提高薪资,说明劳动力短缺有所强化。基于企业盈利、前年CPI、当年劳动力供需的模型显示,日本薪资增速可能从2017财年的2.11%上升到2018财年的2.2%,劳动力供需因素将逐步推升全职员工的报酬。

物价稳定目标和通缩终结:

预计日本核心通胀将稳定在1%附近,但是否会达到2%的目标取决于企业是否会提高服务价格。如果人力成本继续上升,劳动力短缺加剧,企业可能不得不降低服务质量,这较难反映在物价指数中。即便如此,随着平均薪资上升,服务业价格将逐步上涨,就业和收入状况稳步改善,物价将得到支撑,推动日本走出通缩。尽管CPI仍然可能低于2%的目标,通胀将更具韧性,预计日本政府将在2020年前宣布日本结束通缩。

 

3.

高盛:低通胀的全球经验

自从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核心通胀平均水平比危机前低0.4%,其他发达国家约0.2%,除英国之外,主要发达国家通胀都低于目标。以美国的统计标准将这些发达经济体通胀分项重新计算,进行比较发现:

服务业是全球核心通胀下行的主要原因,全球核心商品通胀反而比危机前高0.3%。消费品进口价格下降、零售利润微薄并不能有力解释居住、餐饮和医疗等服务方面的低通胀。

与通常观点(全球化、亚马逊效应等)相反,在全球范围内,没有证据表明新技术和消费习惯(如Uber、Airbnb和网络购物等)对这些行业的通胀造成了拖累。实际上,部分行业通胀的非周期性波动与国内/全球经济松弛、或者总供给冲击没有关系。

全球医疗低通胀的宽度和幅度令人惊讶。美国医疗服务通胀比危机前水平低1.7%,其他主要发达国家低1.5%。可能原因是与政府预算下行压力有关,对于医疗成本和费用的控制越来越多。除医疗之外,共同且持续的反通胀力量有限,通胀低迷主要来自于暂时的异质性因素。

与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不同的是,美国的周期性通胀(如房租等)已经对国内经济松弛做出反应,鉴于美国已经达到了充分就业,尽管美国整体通胀前景仍不明确,周期性通胀将保持稳固。

因此,近期美国通胀疲软是暂时的。再通胀的速度取决于菲利普斯曲线的斜率和非线性,劳动力市场过热最终会提升通胀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