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两天连载,探讨了“德国模式”及其内生性悖论后,今天我们将迎来利维经济研究所的Jörg Bibow教授从历史角度出发关于德国才是欧元区困局之始作俑者之论述的最后一部分,也是本系列的高潮部分。从魏玛时代恐怖的高通胀之记忆走来,穿过纳粹阴霾笼罩下的二战,见证战后西德的经济奇迹与柏林墙的倒塌后,历巍巍百年德国经济史,我们终于来到旅途的终点,并将直面本系列从一开始便提出的问题:究竟为什么说,德国乃是当下欧元区困局的始作俑者?

如果您对以下3个问题感兴趣,推荐一读!

1.1990年代初曾被斥为“欧洲病夫”的德国,如何再度崛起?

2.为什么说德国的此次崛起正如“德国模式”一样,存在某种不可调和的内生性矛盾?这种矛盾又是如何引发了后来的欧元区困局?

3.如果德国最终控制了欧元区,世界将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