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是2017年的第26周,我是汪通,本期世界级脑洞将带给你最新出炉的关于幼年所经历的空气污染和成年收入的研究成果。

我们都知道空气污染问题是当前中国,乃至于世界各国都非常关心的一个话题。空气污染对健康的负面影响,大家可能都已经耳熟能详了。但是空气质量和收入之间的关系,之前并没有很多的实证工作。

00分49秒

『净化空气修正案』成为研究空气污染与收入关系的参照变量

而在最新一期的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上,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教授 Adam Isen与其合作者从一些研究健康和财富之间的关联的文献得到了灵感,用美国在1970年颁布的『净化空气修正案』作为一个自然实验,研究了空气污染对人一生的收入、也可以说是赚钱能力的持久影响。

因为1970年的『净化空气修正案』大大的减轻了美国的空气污染程度,那么也就意味着,如果我们选取两个对照组:一批人刚刚好出生于该法案颁布实施之前,而另一批人刚刚好出生于该法案颁布之后,两者时间、条件上非常接近。也就是说,这两批婴儿之间,唯一不同的就是法案的颁布。

Isen教授就采用了这种方法,同时还从美国的人口统计局获得了在法案颁布前后约570万人的收入和居住地方面的数据,把这两个数据库合并起来,就获得了从70年到00年的这570万人的收入序列。

02分07秒

度量劳动力市场效率的三大要素

具体来说,Isen教授主要从三个方面广泛的来度量劳动力市场的效率:

  1. 认知能力形成时期的影响;
  2. 早年呼吸的空气质量对健康的持久影响,这个主要是为了验证英国的流行病学家David Baker的想法,他认为在胎儿形成时期的如果遭遇到一些外部的负面影响,可能会对其成年后的新陈代谢产生持久性的影响;
  3. 是否需要父母的补偿性投资。因为子女的健康问题,父母往往会对其有一些补偿性的投资。什么叫做补偿性的投资呢?比如说,有的人从小体弱多病,父母就可能会在这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和金钱来对冲这种影响,这就叫做补偿性投资。

03分14秒

PM2.5的影响尚无充足时间来证明

具体这个『净化空气修正案』讲的什么呢? 具体地规定了美国的每个地区最大的允许的空气悬浮颗粒的密度。凡是在超标的地区,都必须按照限制降低自己的污染度,而没有超标的地区则不需要采取任何的行动。根据Isen教授的研究,净化空气修正案确实非常显著地减轻了未达标地区的污染程度,在3年之内,大约悬浮颗粒的密度减少了10%。

有人可能会问,这包括不包括 PM 2.5呢?这一点比较遗憾,因为美国环保署的标准也是在不断提高的。1970年的法案主要是针对PM100的,也就是 小于等于100微米的悬浮颗粒在空气中的浓度;到1987年的时候加入了PM 10, 而大家最关心的PM2.5是美国环境保护署1997年才加入到标准里面来的。从1997年到现在,只有20年,当年出生的劳动力到现在才只有20岁,不到能够普遍统计他们劳动收入年龄的时候。

04分33秒

『净化空气修正案』颁布对收入的提高效应可能高于实验统计

Isen教授的研究成果表明,这10%的污染减轻,让法案生效之后的出生的人相比之前,每年增加了0.7%的工作量,相应的收入也增加了1%如果我们假定这种收入效应在人的一个完整的生命周期中是稳定的话——我们给定年利率是5%,这就相当于在胎儿阶段和出生第一年呼吸到了新鲜空气的人,要比之前没有呼吸到新鲜空气的人,平均每个人多挣了4300美元,似乎看起来不是太多,但是要知道我们的数据样本有570万人,而且这还不是该法案可以影响的全部人数。可想而知,对于国家而言,『净化空气修正案』的颁布味着给这570万人带来了大约65亿美元国民收入的增加。

并且由于数据带来的局限性,Isen教授说明了,这个数字可以看作是一个下限——也就意味着,『净化空气修正案』所带来的效应,可能要比Isen教授在本文估计出来的更强更大。

05分50秒

婴儿期健康问题对收入影响的其它研究成果

关于婴儿期的健康问题对人的收入以及其他方面的持久影响,您还可以关注以下的研究成果:

1.在2013年的『美国经济评论』上,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Bhardwaj教授讨论了婴儿时期是否接受过额外的医疗看护对儿童学业的影响。

因为我们知道,婴儿的体重过轻,医院一般会有一些特别的护理。那么正好在这个分界线上下的婴儿,可以看作是条件差不多的,但是稍微轻一点就享受到了特别护理,但是稍微重一点的就没有享受到。这个就可以看作是一个对照组的试验。

Bhardwaj教授用智利和挪威约12247名在特殊看护分界线上下的婴儿数据进行了分析。在控制了各种其他的因素之后,得出的结论是,享受到了特殊护理的儿童成长之后的收入和没有享受到的儿童有显著差异,具体来说,在智利,这个差别大约为 2.7% 左右;而在挪威这个数字小一点,为 1.8%.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出生的时候一不小心比特殊看护线重了1%、2%,结果就导致自己一生的收入要比其他人少了1%、2%。

Bharadwaj, Prashant, Katrine Vellesen Løken, and Christopher Neilson. 2013. "Early Life Health Interventions and Academic Achievemen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3(5): 1862-91.

2.关于补偿性投入,芝加哥的大学的教授 Conti和他的合作者们用中国的双胞胎数据分析了当双胞胎之间存在着健康水平或认知水平的差异时,作为家长是怎么做的。

关于这个有两种观点:一是增强性投入。就是家长会把资源向着更加健康、或者认知能力更加好、或者俗称更加聪明的一方倾斜,有点像我们说的马太效应,也就是说希望让强者更强,弱者更弱,这个也叫做技术效应。因为从生产力的角度上讲,这样可以最大化他们未来的总收益;二是补偿性投入,也就是家长会把资源向着相对不健康的那一个倾斜,以期待拉平双胞胎之间的差距,这个可以称之为公平效应。

Conti教授分析的结果显示,家长对待双胞胎不同方向的差异,所表现出来的效应是不同的。对于发展认知能力或者说智力,家长倾向于把资源倾向于更强的那一个,这个时候显著的不是补偿性投入,而是增强性投入;而对于身体健康而言,家长的行为就表现为公平效应,倾向于把资源倾向于相对来说更弱的那一个。当然,这里面说的资源主要是金钱方面的投入,因为Conti的教授结果还显示,家长在时间上的投入,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差异。

Yi, J., Heckman, J. J., Zhang, J., & Conti, G. (2015). Early Health Shocks, Intra‐household Resource Allocation and Child Outcomes. The Economic Journal, 125(588), F347-F371.

现在总结一下今天的内容:

  1. 人们婴幼儿时期的健康对未来的收入有着持久性的影响,即便是在30年以后也依然显著。
  2. 环境和经济的不平等可能是自我增强的,因为往往是相对弱势的人群更多的居住在污染严重的区域。而居然在污染严重的区域,损害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健康、他们自己的收入,损害的还是他们下一代的期望收益 。

最后,就像这篇文章标题所说的一样,每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你在未来就多挣一美金。提高环境不仅仅是情怀和健康的问题,还是实实在在的经济问题。

以上是第4期世界级脑洞。我是汪通,谢谢各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