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欢迎收听新一期的《每周公司分析》。这一期的节目从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或者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交易谈起。最近,在并购市场上有一个比较突破性的新闻,就是以孙正义为首的软银赛富集团以40亿美金的价格入股了英伟达,并且获得了4.9%的股权。如果按照这个交易价格去折算的话,这笔交易英伟达的估值在800多亿美金左右,也比较符合他目前的二级市场估值。

00分34秒

孙正义入股英伟达,旨在布局人工智能底层架构

我们知道,孙正义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投资家,他特别喜欢投科技企业,他在过去投出了雅虎、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获得了近万倍的收入。他在纳斯达克泡沫破灭的期间也损失过上百亿美金的收益。总之,他的投资风格是什么呢?就是选中一个非常好的赛道、一个非常好的商业方向,然后去寻找赛道上最杰出的种子选手、好的团队、好的领导人,下重注、下重金,等待结果的开花。

目前来说,孙正义他所选中的就是人工智能这个赛道,他在入股英伟达之前,以300多亿的价格将ARM这家公司整体收入麾下。ARM是一家从事低功耗芯片设计、生产的企业。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无论是手机、还是小型的电子设备,包括一些比较新奇的智能音响、可穿戴设备,都是采用了ARM的设计架构,因为ARM的低功耗架构非常符合这些小型的器件,而小型器件在未来的物联网布局上是不容错过的一步。

按照孙正义自己的想法或信念来说,未来30年是人工智能产业大发展的30年,一定会出现强人工智能,或者具有自我意识、自我突破的人工智能。在人工智能驱动下,物联网、云计算,还有我们现在比较熟悉的语音、图形识别、服务机器人等等产业都会迎来新的井喷式的发展。那么,布局底层架构是他目前最想做的事。ARM是底层架构之下,另外一个就是英伟达。

02分15秒

转型人工智能领域,英伟达估值溢价体现出资本市场的认可与期待

英伟达这家企业,可能大家对它的印象还停留在游戏显卡这一块,无论是大家比较熟知的GeForce系列、泰坦系列,但是我们现在去看英伟达的官方介绍,可以看到已经标注为一家人工智能企业,它能够为人工智能产业上的每一家公司提供底层解决方案。而这一切的原因就在于GPU这种芯片在人工智能所需要的并行计算海量大规模数据方面具有独特的天然优势。在人工智能产业方面,尤其是在云计算、无人车、虚拟现实这一块,英伟达有很强的业务突破。包括产生的数十亿美金的真金白银的收入,而不是单纯的人工智能的概念。

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整个资本市场很认可英伟达的概念,认可它在这方面取得的独步的优势。我们从一个简单的图来看,可以看到它的PE倍数从一个大概只有25倍的震荡区间直接进入到了40-60倍的区间,也就是说从营收估值的角度来说,整个市场对它的估值提高了一倍。

另外一个消息,英伟达这家企业在过去10年间的PE倍数也一直停留在20-30倍这个区间,几乎没有突破过。它的估值其实非常符合传统硬件公司的估值,但是在最近两年间,它进入到了一个40-60倍的估值区间。那么其中就含有一个很大的成分,即资本市场对于它从事人工智能产业所具有的独步优势的期待。

除了英伟达这家公司享受了如此高的PE估值倍数,其它公司呢?这里有一张JP Morgan的研报截图,虽然不是最新一个季度的,但数字比较齐全。

像英特尔这样的公司,享受了13倍的市盈率;AMD这家公司是一家亏损的企业,虽然它最近因为一些新产品的发布有可能在2017年实现盈利,市场给他的预估估值在100倍左右,这是对于盈亏边界线附近的一家公司独有的估值优势,业绩弹性非常大,我们暂时不考虑;另外一类就是美光、MU,也是从亏损到盈利,因为做的是纯内存业务,完全是作为一个上游厂商,不从事更具体的设备制造和更先进的科技概念,估值倍数会更低;像赛灵思这样的企业,也是非常传统的估值倍数……英伟达在这方面是可以看到有估值溢价的,另外一方面,大市值公司的平均估值在22倍左右,英伟达也是在一个高出的区间。所以说,我们以市场有效理论来看的话,市场认为英伟达这家企业在人工智能方面是具有独步的优势的,而别的相关的企业,无论是偏上游的、偏中游的、或者像AMD这样的万年老二的竞争对手,它们跟人工智能还是有非常远的距离。

05分21秒

分析英伟达值得关注的指标

通过这个比较,我们直接回到最开始说的,应该去关注英伟达的哪些指标?哪些产品?哪些业务板块?持续地跟踪这个变化,然后实现在其上对人工智能的阿尔法套利?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每个季度的业务变化、板块变化、新产品在整个市场中的竞争优势、整个人工智能产业的未来展望和市场容量空间,以及在上面的跟踪变化指标是非常重要的。那么,在之后,我会从最新的季报解读给大家梳理一下英伟达在这方面取得的阶段性成果。

05分58秒

公司分析方法知识点:企业估值

那么在这一集的内容中,我们带来的公司分析方法论或者说知识点,我就简单地介绍一下企业估值吧。企业估值从方法论的角度来说无非就是两种:

一种就是绝对估值法。绝对估值法就是现金流折现。它根据企业目前的盈利能力,然后取一定的时间周期,再根据一个永续增长率去算出它未来的现金流,再将这些现金流取一个折现率计算它的现值,再根据现值计算它的估值。从估值的角度来说,这种方法像债券收益分析方法一样可能会根据有一定的安全边际。但是另外一个方面,它很难计算出一些新科技或互联网类型的企业、或增长非常快的企业未来的现金流收入。如果对一些投资比较保守的人来说,可能算出来的公司价格远远高过它实际的价值。

另外一种就是相对估值法,大家比较熟悉的PE就是一种,比如说同行业一些公司的PE比较,哪些公司的PE会更高,哪些公司的PE更低;类似的财务指标还有市净率、市销率,也就是PB、PS,以及市盈率与增长的比较PEG这样的指标。还有的就是像社交网络公司一样,它们会用一些单个月活用户的市值在同行业去比较。

总的来说,估值只是一种方法论,它去帮我们寻找到目前整个股权在整个市场当中是处于一个高估的区间、还是一个低估的区间。

相对于估值,我们更要去看清价值与价值的驱动因素。比如说任何一个公司,我们从商业模型来讲,我们都可以非常地精简成为一个简单的生产和销售的一个模型,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去寻找它的产业链,比如说从原材料到生产再到分销再到营销去服务,最后落地到一个应用场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去看哪些因素可能会对整个销售额会有额外多的影响。比如说一些奢侈品可能在营销投入方面对其的影响很大,而一些餐饮行业聚焦于整个供应链的管理、存货管理、分销管理;再比如矿企业,他们是否有足够的充裕的矿藏资源以及开采设备;类似像英伟达这样的科技类企业呢,它的新技术在市场中的应用份额其实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指标。

大家如果要去了解一下公司的话,与这个行业内的人去交流其实是一个比较方便的手法,从他们的角度来说可能会更容易找到能够去进行同行业公司的比较、内部竞争优势的一个关键的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