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年时间里,最主要的商品货币与自身相关的商品之间产生了很明显的脱钩状态。

比如货币投资者都知道典型的商品货币加元看油价、澳元看铁矿,但在过去一年中加元来说,油价从2016年初绝对性的底部攀升到最高时候的55左右,但加元的表现过去一年从0.77左右滑落到0.74,明显的方向性劈叉关系!

 

澳元和铁矿石同样如此。

 

我们在观察了十个月以后,发现铁矿石这样一个价格上涨看似在改善澳洲的经常项目,但是并没有推动澳洲矿业的再投资、也没有推动澳洲就业的复苏、包括薪资的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