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00年,三国时期北方的两大军事集团对峙于官渡,最终袁绍集团在官渡之战中败给曹操就此衰落,而曹操集团一路逆袭终成大业。

公元2020年,蚂蚁集团于9月同步打响基金代销领域的“关键战役”。旗下蚂蚁(杭州)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以几乎“排他”姿态包揽600亿创新未来基金代销份额。14天内近1400万客户在支付宝平台上购买了这批冻结18个月的偏股基金。

某种程度上,这是支付宝平台上权益基金持有人的“全军检阅”,“精锐尽出”之战。此战短期、中期的结果,相当程度上会影响未来蚂蚁基金在中国基金市场的行业地位。

1820年后,在中国基金代销领域打响的这场关键战役,会导向怎样的市场格局?

蚂蚁“雄心”

蚂蚁集团下的支付宝平台,在互联网领域是毫无疑问的“双雄”之一。但在内地的基金代销领域,它是“后来者”,代销规模仍在追赶之中。

比他更早发展起来的东方财富旗下天天基金是另一家主流的互联网基金销售平台,并且天天基金在2020年半年报透露,上半年非货基金销售额是2899.6亿,实力相当强劲。

当然在瓜分10万多亿非货基金资产总量时(据基金业协会8月统计数据),这两家的客户沉淀资产仍远远比不上传统银行。

有说法称,国内几大银行在这块基金销售“肉头”最厚的市场里占据了绝大多数。令互联网系平台仍难忘其项背。

恰恰也是背后资产沉淀的差距,导致了为何国内个别代销银行可以轻松的一天内发售300亿基金,而蚂蚁的600亿销售之战要持续高强度作战14天,才堪堪“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