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2日晚间公告显示,高瓴资本又拿下了凯莱英定增,尽管相比2月份原定增价提升了差不过100元每股,但不妨碍高瓴继续夺取最大的定增份额。

而这似乎就是张磊“长期主义”的持续落实。

在大消费和医疗的赛道上,高瓴持续出手——以别人想不到的高价和优惠条件——尽量通吃能接触的份额。

从18年的爱尔眼科,到19年末的格力电器,再到2020年争夺华兰疫苗、凯利泰、广联达、国瓷材料的定增份额。高瓴兵锋所指,所向披靡。

某种程度上,它不仅在改变所参股的公司,改变定增这个“游戏”的生态,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A股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