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达利欧再次发声警告,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正面临威胁。他在采访中表示,尽管高达数万亿美元的财政支出和货币投入使股市和黄金受益,但也正是这些大规模的刺激政策正在导致美元贬值,美国政府还很有可能在测试政府刺激措施极限方面走得太远。

事实上这并不是达利欧第一次就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问题发声。今年7月,他就曾经表示,新冠肺炎正造成一个庞大的压力测试,而美国正让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面临风险。

回顾2020年,美元的走势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伊始,全球市场进入资产无差别抛售模式,避险情绪驱动下,美元成为全球资金的“避难所”,美元站上近三年高点102.8;美联储推出一系列非常规货币政策后,美元流动性问题得到缓解,直至5月末,美元指数维持在98上方波动。

而随后在欧元区财政刺激方案以及美国自身二次疫情爆发的共同作用下,5月末和7月美元又分别经历了两轮较大幅度的贬值。进入8月后,美欧经济经济复苏趋于平稳,美元也开始在92-94区间内维持震荡。

如果从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定的构建算起,美元担任全球储备货币的角色已经有76年之久。今年的新冠疫情无疑给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都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影响美元走势的变量也在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是否真的如达利欧所言,美元将会重蹈英镑的覆辙,从“神坛”跌落?疫情之后美元短中期的运行逻辑又发生了哪些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