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此加入 大师课VIP会员

大师课串讲·搭建投研框架6.9:未来创新药的价值会体现在哪?

本期内容首发于 徐佳熹大师课《逐浪医药高成长赛道》

本期提要

  • 中国未来的发展路径可能会怎么走
  •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未来创新药的价值会是一个全产业链的价值

本期内容

大家好,欢迎来到华尔街见闻大师课,我是徐佳熹。

中国未来的发展路径可能会怎么走?

中国未来的发展路径可能会怎么走,我觉得有几个值得预测的点。第一,我觉得美国肯定不是一个最好的学习对象。美国的创新在全球确实是做得最好的,贡献度在50%以上,不断投入研发费用,但是第一,它很昂贵;第二,它的效果并不理想。疫情前,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每年都会举办一个叫CMEF的中国国际医疗器械博览会。2019年展会结束当晚,一批药企的领导和一些从耶鲁毕业的投资人坐在一起交流,虽然我没那么荣幸,没上过耶鲁,但是混进去了。有一个耶鲁的教授在聊天的时候跟我讲了一个事,说30年前美国的人均预期寿命是OECD国家的平均值减1岁,OECD就是经合组织,我们可以理解为发达国家的平均值减1岁;而2019年美国的人均预期寿命是发达国家的平均值减4岁,我不知道今年的新冠疫情会不会导致数据继续降低。这说明什么?大家都在涨,但是美国涨得比欧洲国家还慢,比日本还慢。美国花了这么多钱,确实也诞生了非常好的创新药,但最后发现,这方面的效果,如果以人均预期寿命这个金标准来看的话,改善没有那么快。所以我们可能不会选择这样一条路径。

小型经济体,比如说新加坡、港澳台地区等,有没有可借鉴的呢?我们在台湾出差的时候正好有个同事生病了,去当地的医院看病,医疗体系的体验感还是不错的:第一,不是特别贵;第二,服务态度很好。但是回过头来说,这些小型经济体的问题在于什么?或者说中国大陆为什么不能够采取类似的做法?它们的药品基本完全依赖欧美日供应,本土没有诞生大型的药企。这对于我们来说,特别是在现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是很难想象的。我们还是要保证大部分药品的自主供应。所以我们是一个多目标任务,既要控费降价,又要鼓励创新,又要确保自主供应,这是非常难的。就像我们制定货币政策的时候一样,不是一个单一目标,我们要考虑各方各面的因素,医保政策也是这样。

所以最后有可能我们会更多的去学习英、日、德的做法,医保局和卫健委的官员之前也经常到这些国家参观学习,它们的医疗卫生在GDP中的占比大概在10%~15%,比我们高,但是比美国要低。第二,它们也诞生了一些大的药企。很多时候日本的医改之路尤其值得我们参考,因为文化有相近之处,而且老龄化现象都非常明显。我们现在的情况和30年前,也就是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很像。日本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做了大量的事情,做了什么?按病种付费、医药分家、一致性评价、两年一次的循环降价、价格谈判等等,我们差不多都学了。当然具体的方法有差异,但是很值得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