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低的利率对房价形成了极强的刺激。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在货币放水与通胀周期内配置房地产资产,不能只盯着房价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