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用于分散风险的40%的债券配置失去配置价值时,

当全球疫情肆虐不知何时结束,对经济还会造成多大影响时,

当不确定性达到两次大战以来前所未有的高度时,

是时候考虑如何两头下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