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息推动净息差收窄让利实体经济,体现银行的社会价值,但会一定程度上削弱其ROE即投资价值。两者的矛盾是压抑银行股估值的关键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