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内,土地购置费增速高位回落,土地购置面积增速则大幅收缩并转负。不过,这一次土地购置费要反弹,可能缺少拿地融资宽松的基础和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