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马斯克,也不是贝佐斯,英国亿万富翁理、“太空狂人”查德·布兰森创办的维珍银河计划年内成为全球首家上市的商业载人航天公司。

在各大亿万富翁的支持下,构建太空互联网、太空旅行、太空挖矿,构成了一幅大航天时代的宏远图景。Space X、Blue Origins一次次用火箭发射和回收证明了民营企业在商业航天上的技术能力,何种模式能够为硅谷带来最大的投资回报成为被关注的方向。

大航天时代来临,如何赚钱成为硅谷和华尔街最关注的问题。美银美林2018年发布的报告,预测太空行业在未来三十年内的市场价值,最少能达到2.7万亿美元。

近年来,大量民间资本的涌入已经过去以国家为主导的航天领域正在发生巨变。一直以来,商业航天被认为是高门槛的富人游戏,随着维珍银河的上市预期,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商业航天更近了一步。

华尔街的看好,让商业太空的资本雪球已经越滚越大。和月球登陆、火星旅行相比,抢先上市的维珍银河的太空旅游听上去更加“触手可及”。资本重仓之下,全球商业太空格局未来走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