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近乎尘埃落定,但美国国会参议院的归属预计明年1月才能最终揭晓,而这对全球市场未来走势意义重大。

在参议院改选中,共和党和民主党分别拿下50和48席,佐治亚州的2个席位成为两党最终全力争夺的目标。

在佐治亚州,由于首轮选举中两党四名候选人都没有拿到获胜所需的50%半数票,根据规则将于1月5日进行决选,确定两席的最终归属。如果决选结果是50-50,那么哈里斯(Kamala Harris)作为拜登任命的副总统将会顺理成章成为参议院议长,民主党将一统国会和白宫。

反之,如果共和党能在两席中拿下任意一席,则将出现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的情况,拜登也将成为四十多年来第一位面临这一窘境的当选总统,“跛脚政府”格局将大大限制其施政空间。

难料胜负

作为传统上的红州,佐治亚州一直是共和党的票仓,上一位在该州得到多数选票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还是1992年的比尔·克林顿。但是随着亚特兰大地区大举吸收高学历工人,该州如今成为了摇摆州。

共和党民调专家Frank Luntz曾在彭博电视采访中表示,与上世纪60年代以来相比,民主党如今在较高收入地区妇女中获得更广泛的支持。

你可以看到这种社会经济转变:共和党在工人阶级中更受青睐,而民主党在中上阶级中占优。

今年拜登在佐治亚州取得意外胜利,让民主党选民突然看到了参议院选举中整个州翻蓝的可能性。

不过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管理研究生院院长Lara Brow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大选时的获胜并不一定意味着民主党在这次选举中会继续受到青睐,增加的只是不确定性,意味着票数结果可能会“相当接近”。

佐治亚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Robert Howard对此表示赞同:

如果有人说他知道这次选举将会发生什么,我认为他弄错了。

席位之争已引得两党疯狂“氪金”。美国参议院共和党人强调,他们正在对有关于参议院选举的通讯、数据、场地、数字运营等多个方面做“重大投资”,以争取保住多数席位。

而民主党参议员竞选委员会(DSCC)此前也宣布,他们计划投入数百万美元助力参议院选举,包括现场组织、直邮、电话和短信,以及在线动员工作。

据MarketWatch估算,整个竞选活动最终可能带来10亿美元支出。

“同起同落”

Lara Brown 表示,“传统的看法是,共和党人将赢得两席中的一个,从而保持对参议院的控制”,但她并不同意这一观点。

她认为,结果可能要么是2位民主党参议员当选,要么是2位共和党人,“他们会同起同落”。

如果只选一位候选人,我会说共和党人更受青睐,但选两个人,情况就不一样了。

两党四位候选人大致情况如下:

民主党候选人:

Raphael Warnock是个政治新手,他是亚特兰大著名Ebenezer浸礼会的高级牧师,马丁·路德·金也曾在其中任职。

Jon Ossoff是一名记者,出生于亚特兰大一个富裕家庭。2017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他在众议院决选中以微弱劣势失利,从此进入了美国公众的视野。

Lara Brown表示:这两位民主党人都需要彼此的基础。”Ossoff对受过大学教育的郊区选民更具吸引力,而Warnock预计受到更多非裔美国选民的支持。

共和党候选人:

Kelly Loeffler是WNBA Atlanta Dream的共同所有人,其妻Jeffrey Sprecher是总部位于亚特兰大洲际交易所(ICE)的CEO,同时也是纽交所及其他金融交易所的所有者。

David Perdue是一位富有的商人,其堂兄Sonny Perdue曾任佐治亚州州长,因而他在该州享有很高的知名度。

Perdue可能会得到农村共和党人的支持,因为他更有名气;而常被称为国会最富有议员的Loeffler更可能获得郊区选民的支持。

据MarketWatch透露,目前专家认为Warnock比Loeffler更占优势,而Ossoff比Perdue更占优势,不过最新民意调查显示,两边难料胜负。目前,Warnock和Ossoff正试图发起一场大规模运动,试图通过聚焦医保问题为自己赢得优势。

关键是郊区

Robert Howard表示,胜利的关键是郊区,民主党人希望争取更多郊区选票,共和党人则希望在郊区保持优势。

他指出,疫情的发展、国会的反应和特朗普的下一步动向都是可能改变选举结果的因素。特朗普认为选举存在舞弊行为,这可能会激怒民主党人,但也可能会增加那些相信他的共和党人的政治参与。

虽然佐治亚州目前还没有受到全美新冠病毒病例激增的严重影响,但媒体担心在1月5日的决选之前,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调查发现,民主党人更关心疫情,而共和党人更关心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