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前脚刚宣布以36亿美元收购欢聚时代在中国的直播流媒体业务(即“YY直播”),浑水就发布了针对欢聚时代的做空报告。

最新消息,欢聚集团于11月19日周四下午回应称,浑水“对直播行业和直播生态的无知,报告中逻辑不清、数据混乱、以偏概全,包含了大量的错误”。

11月18日,浑水在官网发布一份题为《欢聚时代:你不能胡编乱造。嗯……其实你可以》的做空报告。经过长达一年时间调查后,浑水直指YY直播有90%都是造假,并表示欢聚时代国际直播业务Bigo的造假程度和YY直播不相上下。

沽空报告发出后,欢聚时代隔夜美股盘中暴跌近30%,最终收跌26.5%。

浑水提出疑问,欢聚时代的大规模欺诈是如此显而易见,关键是百度会怎么做。

毫无疑问,百度正挣扎于自己的业务增长。但是百度真的这么急切地想要买来成长性,以至于愿意为一个几乎全盘造假的业务支付大笔资金吗?要知道,36亿美元相当于百度市值的7%。

公司高达84%收入存在欺诈

浑水表示,欢聚时代报告的合并收入中,大约有84%存在欺诈行为。如果将基准假设改变为更加保守,那么73%的收入存在欺诈。

具体来看,浑水观察到欢聚时代主要通过三种方式进行欺诈:

1、支付用户(PU)机器人来自欢聚时代自身的服务器。

在浑水的数据样本中,24.9%的支付用户由欢聚时代控制,同时这些账号送出的礼物约占所有送出礼物总价值的48%。

浑水通过以下两种方式定义“欢聚时代控制的支付用户”,要么是送出礼物时显示YY本地服务器或内部网络IP,要么是移动设备ID(IMEI)直接或间接连接到由YY控制通道所有者下属的支付用户。

2、通过另一个支付用户账号,主播的礼物会循环进入系统。

据浑水了解,那些据称年收入达到数千万元的顶级主播,实际上只拿固定薪水,每年不超过250万元(约35万美元)。

3、那些管理主播的渠道所有者(公会)也是造假计划的一环。

一些大渠道的所有者主要是欢聚时代前员工,这些人显然了解这个骗局。

欢聚时代声称,其五大公会2018年获得收入11亿元,但是浑水称,在获得这些公会的当地信用报告后发现,他们的总收入只有1.563亿元,表明他们的收入高估了85.9%。

浑水还表示欢聚时代旗下的业务,包括国内直播业务“YY直播”、全球视频直播全球视频直播“BIGO LIVE”、以及YY的在线交友业务,实质上都存在欺诈。

1、YY直播的直播收入中90%存在欺诈。直播收入占到2020Q3 YY直播收入的95.8%。

图片来源:欢聚时代财报

2、YY直播的在线交友收入中80%存在欺诈。在线交友收入占到YY直播收入的20%。

3、浑水估计Bigo有80%的收入存在欺诈。

4、Bigo新加坡母公司在最初四年里三次更换审计师;Bigo还在2016-2018年连续三年收到审计师的持续经营审计意见(going concern opinions);在欢聚时代完成收购Bigo几个月后,Bigo于2019年8月对其2017年财务状况进行了重大财务重述。以上这些均支持了浑水的结论,即Bigo实质上也存在欺诈。

5、Bigo从一开始就存在腐败。欢聚时代声称,是从总裁李学凌手中收购的(李学凌是欢聚时代的创始人,同时也是Bigo的联合创始人)。浑水称这是一个谎言,这使李学凌从欢聚时代股东那里获得了至少1.561亿美元的真金白银,实际上Bigo的创始人是欢聚时代,而非李学凌。

6、Bigo整合了大量来自中国的收入。据浑水的初步调查、以及与Bigo前员工的讨论,Bigo在中国的业务Hello几乎完全是假的。截止2020Q3,浑水估计这个业务部门仍占Bigo报告收入的13.4%。

摩登兄弟也是刷出来的假象?

此外,浑水还从主播层面进行调查,并以平台上知名主播“摩登兄弟”为例。

比如,摩登兄弟曾举行线下免费音乐会,但是到场“粉丝”会得到报酬。浑水还对随机抽取的96名打赏粉丝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大约97.9%的样本打赏收入可能是假的。

假用户也是一个问题。浑水提到,摩登兄弟曾在某一个月在直播排行榜上排名第97,并获得了290万元的礼物收入。然而种种迹象似乎表明,是欢聚时代雇佣了假用户(Fake Uers)来产生这个排名的。

比如2020年7月22日和7月23日,摩登兄弟没有直播,但是他们仍会在下播的时候通过平台不断收到礼物,分别从15,286名支付用户中获得了2631元,以及从22,427名支付用户中获得了4007元。

虽然摩登兄弟的正常直播时间在晚上7点至10点,但是礼物交易记录(紫线)表明,假用户一天24小时连续发送小礼物,这暗示了机器人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