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太反常,量化模型们似乎失灵了。

全球两大量化基金巨头文艺复兴和Two Sigma今年业绩惨淡,管理的几只基金都出现了亏损。前者资产管理规模约750亿美元,后者资管规模约580亿美元。

据彭博社报道,知情人士称今年截至10月份,文艺复兴旗下以做多为主的基金跌幅约20%,股市中性基金下跌约27%,全球股票基金下跌约25%。

今年截至10月份,Two Sigma的风险溢价下跌11.5%,绝对回报基金下跌2.7%,绝对回报宏观基金则下跌23%。

作为对比,今年截至10月,标普500指数今年上涨1.2%,总回报率为2.8%。

文艺复兴向投资者解释称,它的亏损是由于3月份美股崩盘时对冲不足,然后又在4至6月的反弹中过度对冲,其定量模型又修正得过头了。

3月份,美股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跌进了熊市,之后又出现了九十年来从未有过的反弹。2月底至今,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的波动率指数平均为33点,这一数字比过去30年的平均水平高出14点。

富国银行私人财富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Adam Taback表示,量化基金依赖历史数据做决策,难以准确判断当下的环境,他称:“当市场出现波动时,量化基金很难抓住任何东西,只能受到风浪的来回鞭打。”

量化基金的“厄运”并未到此结束,定量模型在11月可能还要遭受更为猛烈的“毒打”。

纽伯格伯曼的定量和定向策略研究员Ian Haas表示,根据部分对冲基金11月9日公布的业绩数据,对长期押注动量股的机构来说,“11月可能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月份”。

当日,辉瑞&BioNTech宣布其新冠候选疫苗有效性超90%,这一消息刺激投资者们集体抛售疫期大热的科技股,转而涌入价值股。

市场转向太快,即使是投资组合原本就倚重价值股的机构也无法适应这一风格切换,如AQR。今年截至至本周一,AQR股市中性基金下跌了19%。

AurumFunds追踪了480只由算法驱动的对冲基金,发现,今年截至10月底,量化对冲基金跌幅约1%,股市中性基金领跌,跌幅达3.1%。

在3月文艺复兴创下有史以来最大的月度亏损之时,市场仍对这家由传奇量化投资人创立的公司抱有期待。《华尔街日报》评论称,文艺复兴和其创始人Jim Simons仍有望在2020年实现创纪录的回报。

在投资公司哀鸿遍野的2008年,文艺复兴旗下的“大奖章”基金仍保持着高达80%的收益率。市场将Jim Simons称赞为“破解了市场的密码,发现了只赚不亏的秘诀”。

而今年,文艺复兴的定量模型似乎无法再乘风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