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拜登率先获得270张选举人票,并以美国当选总统的身份发表了全国讲话。

现在,市场的注意力将转移到拜登达成新一轮财政刺激方案的能力,以及,他担任总统期间的美联储可以做些什么来支持被疫情重创的经济。

如此一来,拜登将会挑选谁来组建新一届领导层显得十分重要。

在美联储方面,当拜登顺利接替特朗普担任下一任美国总统,会提名谁来接替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

拜登需要耐心等待时机

按照美国的法律和惯例,美联储的主席和副主席通常都由总统提名,由国会审议通过,任期四年。

鲍威尔自2018年2月开始就任美联储主席,任期将于2022年2月届满。除非鲍威尔提前辞职,否则,美联储主席的职位空缺将在2022年1月出现。

如果鲍威尔坚持到任期届满,无论谁是美国总统,都要耐心地等到2022年1月才能有提名新一任美联储主席的机会。

按照美国联邦储备法律,总统无权随意撤换美联储主席,除非现任主席“犯下重大错误”。否则,任何罢免现任美联储主席的举动都可能引发一场重大的法律纷争。

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虽然多次表达了对于鲍威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坚持不降息的不满,还公开威胁说他有权免去鲍威尔的职务,但迄今为止,鲍威尔依然好端端地坐在美联储主席的位置上。

谁是可能的候选人?

鲍威尔

鲍威尔有可能被拜登提名留任。这在美国历史上不是没有过。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和本·伯南克都曾被身为另一个政党的新总统再次任命。

从1979年至今,新当选的总统往往都会有提名当前美联储主席留任的惯例,而特朗普打破了这个传统,根本没有提名身为民主党成员的时任美联储主席耶伦,而是选择了共和党成员鲍威尔。此举也使得耶伦成了没有获得第二次被提名为美联储主席的一个例外。

除了身为共和党成员之外,鲍威尔在过去三年多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的工作可圈可点,受到了两党的认可。美联储在疫情爆发后快速做出反应,推出了史无前例的货币宽松政策来支撑经济,并刺激了美国股市进一步走上高位,还使得按揭贷款利率一降再降到历史低位……这一切都让美联储和鲍威尔广受赞誉。

华盛顿邮报认为,鲍威尔继续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概率比较高。

该媒体援引布鲁金斯学会哈钦斯财政与货币政策中心(Hutchins Center on Fiscal and Monetary Policy)主任David Wessel的话称:“如果(到明年1月)共和党人保住参议院(多数席位),鲍威尔留任的胜算就会增加。”

反过来,“如果民主党(明年1月在参议院)占据多数席位,拜登可能会任命一位民主党人(作为下一任美联储主席),可能是一位女性或少数族裔。”

从经济层面来说,当拜登开始最终评估他的提名人选时,如果届时疫情依然对美国经济造成显著影响,他可能会聘用鲍威尔。毕竟,没有一位总统喜欢在战争中替换将军。

Lael Brainard和Raphael Bostic

如果鲍威尔最终没有继续担任美联储主席,谁会被拜登提名呢?

拜登在竞选时曾经公开承诺,会让女性和少数族裔担当政府高级官员。在提名美联储主席的问题上,大概率也会如此。

按照拜登做出过的表态来猜测,可能会有两个人被他提名为鲍威尔的接任者。

第一位是现任美联储理事、前美国财政部副部长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有当地媒体分析称,身为女性的布雷纳德会是拜登最有可能的选择,可能是最靠前的提名人选。

布雷纳德除了拥有目前的美联储官员经验之外,还曾在奥巴马和拜登组成正副总统的时候供职于美国财政部,并且还曾在克林顿政府中就职。

而布雷纳德本人也有意愿。她是一位雄心勃勃的美联储官员,正忙于寻找担当下一任美联储主席或者财政部部长的机会。

第二个可能是身为非裔美国人的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拉斐尔·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

不过,如果拜登想要提名博斯蒂克,需要稍微走一些弯路。因为他还不是美联储理事。而按照美国法律,美联储的主席提名人必须是七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理事成员之一。

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现任美联储副主席Richard Clarida的理事资格将于2022年1月届满,拜登可以利用届时的席位空缺提名博斯蒂克作为理事,之后再提名他为美联储主席。

博斯蒂克也有从政经历,他曾经服务于奥巴马政府和克林顿政府。

他认为,美联储在疫情冲击经济带来的不同种族经济差距问题上可以发挥重要作用。而且,他支持联储最新的承诺,即在一段时间内通胀率平均达到2%之前不会加息。即使失业率大幅下降,美联储已经推出的疫情应对措施也将继续有效。他预计,将“需要一段时间来收紧我们的利率立场”,或者撤出先前的应对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