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在二、三月份下跌是非常多的。回到这个点,我们看到QE能解决当时的问题的时候,我们最看好的交易之一是黄金等贵金属。” 

“我的总思路是,黄金牛市是明确的。阶段性出现风险或阶段性出现负利率时上涨较快,但这段时间可能会进入震动,突然有一天大涨。”

11月5日,在华尔街见闻11.11直播节上,天风证券副总裁郭胜北以《通胀还是通缩?2021年全球大类资产配置展望》为主题和华尔街见闻视频总监李策进行对话时,作出上述判断。

郭胜北认为,科技周期会取代房地产周期,国内股票市场处于稳健状态,人民币如果想要在可预期的半年内下调,可能性很低。

以下是本次对话内容精华:

黄金牛市明确,看好贵金属交易

黄金在二、三月份下跌是非常多的。现在回到这个点,我们看到QE能解决当时的问题的时候,我们最看好的交易之一是黄金等贵金属

黄金涨的因素有几个。一个是通胀上涨。美国现在主要是通缩力量,通胀力量需要阶段性复苏,二者是处在相互博弈的过程。如果我判断它有潜在通胀力量,这对黄金利好。

第二,负利率显然对黄金利好,因此结构性的优势是清晰的。

我们一般讲的负利率是名义利率,但美国并不是名义负利率,它是名义正利率。它的隔夜利率在10个基点左右,10年的在83个基点,而且利率是比较健康的陡峭。

这个过程本身可能会给黄金带来一些波段。

比如利率从70到100,名义利率的上涨对黄金有负面作用。我们目前处在通胀预期带来的上涨,只有利率长期通过金融压抑手段被压至比较低,而通胀又是明确的已经超过名义利率的时候,这就是一种实际负利率的长期趋势。

我判断这是一种长期的大的机会,会在未来发生。不过这个过程是震荡的,名义利率起来的话黄金会受到影响。

还有一个和美元贬值相关。美元很难形成大幅贬值,是一个有序贬值过程。通过央行的扩张、通过商业银行、通过改一些巴塞尔Ⅲ的政策的一些方法可以使两个同时扩张,使得美国整个国内的货币增速超过国外。

但这有个抑制因素。也就是说美国的利率是一个健康的曲线,而且是正利率。这会使许多投资资金回流到美国。

这两个力量是一个相互震荡的过程,也就是美元非常难形成一个明确的、大幅下降的过程。黄金在这点上难以获得巨大的支持。

我的总思路是,黄金牛市是明确的。阶段性出现风险或阶段性出现负利率时上涨较快,但这段时间可能会进入震动,突然有一天大涨。这是我对黄金的总的判断。

白银的话,金银比一度达到120,现在回到长期的大概70附近的位置。白银有工业金属的可能性,这点和黄金不同,黄金在很多人心目中是一个储值货币。

如果黄金会阶段性下降,即使是长期牛市,那么白银阶段性下降的程度可以是很高的。我不会只配置在白银上,不希望用这么大的波动率实现这个目标,我倾向于用综合类资产进行交易。

美国有非常严重的通缩潜力

简单概括一下。经济结构有非常严重的通缩潜力,科技、国际化产业链、美国引进人才、人口老龄化、贫富差距悬殊等长期因素都是通缩力量。

这不仅仅是物价通缩概念,最可怕的是债务体系、信贷体系的通缩,会对市场产生长远影响和巨大冲击。如果通缩的力量会危机信贷体系,就必须用某种方法来抑制。

美国在这方面产生了巨大的政策变化,进行了缩表和加息的过程,美联储QE的本质是央行扩张的渠道。

与多抵押一些东西获得准备金这类资产负债表的短期扩张不同,美国央行跳过商业银行体系,直接投放基础货币,增加广义货币也就是金融类的QE。08年金融危机和现在区别很大。

3、4月份央行做了许多巨大的回购操作,市场无动于衷。2月底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市场的系统性风险。一路下跌的时候,我们认为这个风险会一直在加大,本质的问题在于货币投放渠道出了问题。

此时就算继续增大资产负债表仍然无益,因此进入了一个超级量的QE,这是金融类的。

同时配合的是财政类的QE,类似于PPP,通过央行印钱直接支持财政,给老百姓发钱。这类QE在未来占的比重可能会越来越高。

美国债券牛市已经基本结束

我认为美国的债券牛市已经基本结束,利率未来向上。但由于底部通缩力量很强大,会有阶段性的震荡,目前的政策环境指向利率向上。 

比如最近这个月美国发行大量国债,利率很可能向上,这就是一个简单的供需关系问题。美国5年、30年国债利率进入一个短期的“熊市变陡”的过程,这个过程也和我们所说的大方向一致。

我们判断通胀力量上升,是因为现在很多政策方式不同,财政和货币体系趋向互助。在19年十月份,美联储前副主席就发表过报告,提出货币政策本身不具备应对危机的空间,财政政策的有消息存疑,因此危机当前需要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联动

他说目前本质问题是,利率传输渠道的有效性是非常值得质疑的,因此要跳脱传统的利率传输渠道,甚至直接给每家每户发钱。这种理论背景影响很深。美国在这次危机的应对上非常及时果断,立刻启动了理论体系的支持。

美联储一定会继续扩表。即使共和党起步会抵触大规模的经济刺激,但是总方向是非常明确的。财政类QE量会逐渐放大,同时商业银行受限于资本。它本来的扩表力量是有限的,通缩力量和信用风险都很严峻

现在超额的QE增量来自于财政政策。而这一点美联储不断和国会协商如何扩张这个量,但目前为止一直没有成功。我们判断这是50-50概率。

但美联储这部分的上升力度,可预计的是会在八月份进入一个瓶颈期,商业银行PPP和信用扩张也会进入瓶颈期。国际流动性的增量会进入瓶颈期,股市也会出现一些波动,甚至会对我们国内市场产生影响,这是可以预见的。

第二个因素在于选举。市场已经看到,无论谁当选,财政刺激都会出现。所以我认为从国际角度讲,整个体系在出现风险迹象之前还是相对稳健的,是可接受的机会。

科技周期会取代房地产周期 国内股票市场处于稳健状态 

我相信中国未来是科技为主的思路,这个方向是明确的。

全国开始定增新规对市场非常有利,尤其对科技、医药以及其他成长类股票非常有利。尽管最近几个月这些股票有回落,但长期来看,科技类明确代表国家的发展方向,科技周期会取代房地产周期。

相信多资产配置的机会。如果我配置了A股,也会配置一些港股,不论是沪港通还是其他形式。我有股,也希望有债、有量化、黄金,各种资产我也都会增加。

我们总体认为国内股票市场处于稳健状态。一方面,中国经济的恢复带来产能的恢复,国内经济复苏;另一方面,在外贸方面,由于MMT等计划给大家一些钱,需求没有下降,但是由于产能未恢复供给却下降了,这给我国外贸带来好处。

加上大家无法出境旅游,服务向的逆差在这段时间不会发生,这几个因素对中国外汇储备的积蓄和对整个经济的利好程度是非常明确的。

其次,中国从四月份左右开始的货币政策,是相对紧的,较为传统的以利率引导的。这个有效性是值得称赞的。但这种偏紧的货币政策也带来了国债的高涨幅,市场有压制力量。

长期的有利因素是金融市场开放,国家在推进直接融资的方式。会有很多钱从银行或理财体系通过基金和理财子公司的形式进入股市。所以尽管整体是个相对紧的过程,但这些力量开始对股市产生了一个比较好的作用。

市场目前不具备特别大冲击的力量,国内股票的风险是不高的。各个交易方法的独特优势都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展现出来。 

往后看的话,就和债比较相关。刚刚我们说过,全球债的方向向上的可能性比较高。中国利率已经非常高,但仍然有向上或向下的力量。

向上的力量很明显有几个。比如明年经济恢复后,低基数效应可能会让经济显得很好。如果明年社融的量扩张,可能会导致一些供需关系的问题,比如多发国债。

但总的来说,有一个变量我认为可能会发生在明年一季度或二季度,即人民币升值的力量。

人民币半年内下调的可能性很低

人民币升值确实有一些很重要的推动力量,包括经济问题、金融市场的开放问题、出口优势。但这个力量会在某个点停下来,这个位置确实取决于国外复苏的经济环境,比如国外刚刚开始恢复,我们的出口量可能是会增加的。

但它在某个点会达到平衡,比如疫苗出现,其他国家的疫情得到控制、经济恢复,我们的相对优势可能会不那么明显。我们今年的进出口量超预期的好,但这个情况可能不会持续太长。

中国在外汇储备以外,有相当的比较稳健的金融体系的资产。这些对于未来一段时间,或者可预期的一年之内,它受到严重冲击的可能性不高。

但是无论是经济优势在短期会不太明显,国外消费上升,都会对外汇力量进行一定压制。这个时间点可能会和利率下降的时间点一致。

人民币如果想要在可预期的半年内下调,可能性很低。我倾向于美元在全球有序贬值、处于低位的力量是非常明显的,政策方向是这样的。 

人民币超预期的优势可能会在每年一、二季度的某个点变得不那么明显,但不致于贬值。中国利率的方向很可能和全球利率方向是相反的,这对于股市可能是利好的。

本文作者:位宇祥、薛昱婷,来源:投资作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