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资金配置中国资产,成为一股风潮。

海外投资者已成为中国市场的关键力量,投资路径可谓五花八门:指数投资流入、搭建在岸离岸团队进行投资、通过中国绩优基金配置中国股票·····

还有一种重要模式:全权委托给一家具备全球投资视野的中国本土化资产管理人,进行专属账户的操盘。

近日,英国一家大型养老金机构瞄准了中国股市,历经五个月在全球范围遴选数十家涉足中国股票投资的资管机构,最终圈定两家机构为其负责中国股票组合。

这种“借船”入华的策略,涉及“金主”招标→“操盘手”投标→圈定候选人→投后管理和考核等流程,这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细节?

英国养老金“借船”出海

边境至海岸养老金(Border to Coast)是英国的公共养老基金池,成立于2018年,是该国八大地方政府养老基金池之一,旗下管理资产规模450亿英镑(折合人民币3894亿元)。

据边境至海岸养老金官网,这家机构一直对英国以外的权益市场有浓厚兴趣,除了美股组合,还有专门针对发达市场的权益基金、新兴市场权益基金(重点提及中国、巴西、俄罗斯和印度四国)以及名为全球股权阿尔法的基金。

10月份,该基金对外宣布将旗下资产“委外”给两家机构,专门负责中国股票投资。

被选中的两家资管机构,分别为瑞银资管、方瀛研究与投资,后者是一家位于香港的私募基金,创始人是一位拥有超过二十六年投资经验的资深中国基金经理。

实际上,海外大型机构投资者对母国以外市场布局,委托给对象国的本土化机构,是基金行业投资新兴市场较为普遍的现象。

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披露的资料,管理超7万亿人民币规模的挪威养老金,截至2019年末持有2300亿市值的中国上市公司,除了自建内部团队直接参与投资,还选择了7家中国本土私募管理人帮其操盘。

2005年起,挪威养老金陆续委托弢盛资管、淡水泉投资、高毅资产等7家中国机构,投资中国权益和固收市场。

海外资金如何“选秀”

海外大型机构投资者选择受托机构,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流程?

方瀛研究与投资介绍道:“今年5月份,边境至海岸养老金在全球范围招标,有至少50家基金管理人竞标其中国股票投资组合管理权。这家英国养老金在选择中国合作伙伴时,尤为关注基金管理人的投资理念、策略和责任投资人的资质,同时综合考量公司管治、投资决策机制和投资策略的互补性。其中特别看中的是竞标机构与自身投资策略的协同性——能否通过尽可能低的换手率,高质量的选股及长期持有和配置的能力获得优异稳定的长期回报。养老金机构与高净值客户、家族办公室不同,更偏长线投资。”

据悉,这家英国养老金对新兴市场的投资规模约9亿英镑,至少三分之一投向中国上市公司,可见对中国权益资产的重视程度。与很多外资通过指数(例如MSCI)被动配置中国公司,边境至海岸养老金专门挑选主动型外部基金管理人,是为了构建一个阿尔法组合,斩获超额收益。

比如在招标书中,这家养老金有明确说明:“扣除管理人和报酬提成,每年组合业绩要跑赢富时中国指数(FTSE Total China)的2%-3%,过往投资组合要透明化管理,并且要表现出较低的换手率,且大部分超额收益部分来源于选股。”

全程参与此次方瀛投标的人士指出,5月份外部管理人招标启动后,投标机构要填写一份详细的标书,涵盖10多个问题,而每个问题回答可达2000字。60%的标书内容属于投资技术层面的问题(投资理念、投研流程、投资回报来源、历史组合换手率),其余40%需要回答与这家养老金的互补性、自身投研价值独特性的内容。

标书提交完毕后,这家英国养老金根据资料进行内部分析,之后锁定9家外部管理人候选者,进行第二轮筛选。

第二轮就是面访,这家养老金会联合聘请的专业调研机构,对候选者的投资策略、投资流程、内部决策机制以及风险控制,以及中后台的管理制度进行走访,其中还有专门对ESG投资(指过往投资组合是否关注企业环境、社会和治理绩效因素)进行调研。

据悉,前两轮的筛选过程,需要投标者与养老金机构进行历时五个月的沟通。

“金主”究竟需要什么

这家英国养老金对费率相当“苛刻”。

招标书注明:“我们不会考虑全面服务费(假设授权规模为2.5亿英镑)每年超过0.7%的费率。我们期望外部管理人最终收取的费用会大大低于这个比例。”

另有一个关键问题,受托管理人是否需要调整策略,为海外资金方“定制”投资组合?

方瀛透露,海外大型机构投资者招外部管理人的时候,希望看到受托机构的投资策略 “从一而终”没大变化,并会尽调资管机构各个部门,了解每个投资操作执行环节是否与其所提供的资料信息一致。

对于投资组合构建,还涉及一个关键的决策流程。很多精品店模式的基金管理人,内部决策是“一言堂”,只由创始人或投资总监全权拍板。但海外大型长线资金遴选时,会特别看重团队集体参与的决策流程。

此外,受托管理海外资金的资管机构,本身也有管理公开/非公开募集个人客户资产,也涉及不同机构投资者的账户资产,甚至有的机构还有自有资金账户。

那么,一个管理人的不同账户都持有一只股票,买入卖出的时点会否产生利益冲突的问题?

对此,方瀛指出,受托的外部管理人对不同账户需要“平等对待”,某一个账户组合进行卖出等行为,其他账户也会进行减仓操作,均有相关的受托制度约束。

方瀛还指出,养老金机构的性质与大学捐赠基金、家族办公室截然不同,更偏向稳健回报,需要外部管理人获取风险调整下的回报。考核方式上,外部管理人与养老金客户每个月都会定期沟通,提交管理组合的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