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中旬,“股神”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将公布今年三季度的13F持仓报告。外界重点关注巴菲特过去三十年的“心头好”富国银行是否会彻底退出其投资组合。

此前,9月4日披露的监管文件显示,伯克希尔卖出了1亿股富国银行股票,较6月末的持股大幅下降近43%。公司所持富国银行普通股的比例从5.8%降至3.3%,剩余1.376亿股价值34亿美元。

这意味着伯克希尔不再是富国银行的最大股东,而一年前该行还是伯克希尔的五大重仓股之一。不过,当持股比例降至5%之下,伯克希尔也不再需要报告对富国银行的直接持股情况。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底,伯克希尔还持有3.23亿股富国银行股票,价值174亿美元,持股比例为8.4%。今年二季度时,伯克希尔曾减持该行8563万股,减持比例达26%。截至今年8月中旬,伯克希尔对该行的持仓降至2003年以来最低,比2019年底持仓锐减超六成。

巴菲特对富国银行的减持一直备受关注,除了减持力度较大且持续不断,巴菲特在投资界的地位也会影响到其他市场人士对富国银行的信心。

巴菲特于1989年开始投资富国银行,曾是这一美国资产值第四大银行的最大股东,持股市值一度高达320亿美元,富国银行也曾是伯克希尔投资组合中规模最大的股票投资。

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6年富国银行零售端账户丑闻发生后,巴菲特都没放弃过支持该行,去年4月还对媒体称富国银行的“竞争地位仍然很强”。

但随后,“股神”对富国银行的态度可谓惊人反转,并开启了“卖卖卖”的减持之路。有分析称,一方面是因为富国银行尚未从销售丑闻中恢复,巴菲特可能也并不赞同该行任命新CEO的举动。

去年上旬,作为富国银行的最大投资者,巴菲特曾公开建议该行董事会不要聘用华尔街人士担任CEO,特别是新任一把手不要来自摩根大通或高盛,担心这会进一步激怒国会和监管机构。

但富国银行还是“我行我素”地聘请Charlie Scharf加盟,这位摩根大通零售部门的前任干将、维萨卡和纽约梅隆银行的前任CEO于去年9月出任富国银行掌门人。他还“叛逆”地要求留在纽约工作,而不搬去银行的加州总部,巴菲特的投资搭档芒格曾公开对这一安排表示不满。

分析称,伯克希尔恰恰是在Charlie Scharf出任富国银行新CEO之后,开始进一步削减其持仓,并最终出售了大部分持股,这似乎是股神版“不听我的话,后果很严重”警告。例如,在Scharf任职三周后,监管文件显示,伯克希尔于上一季度将持股比例降至9%以下,当时解释为合规诉求。

相比之下,管理层与巴菲特关系很好的美国银行今年频频被“股神”增持。这家美国资产值第二大银行的股票曾在两周内被伯克希尔买入17亿美元,伯克希尔目前持有该行超过10亿股,占总流通股数的11.8%,并成为伯克希尔仅次于苹果公司的第二大持仓。

富国银行周五股价一度跌超0.6%,接近5月13日以来的五个月低位,今年迄今累跌超57%,在过去六个月里跑输了KBW大型银行股指数中的其他竞争对手。

今年二季度,富国银行宣布削减80%的股息,并录得2008年以来的首个季度亏损。三季度该行最大的收入来源——净利息收入与二季度一样再度减少两成,每股收益、资产收益率、股本回报率等更是几近腰斩。分析称,尽管新领导层致力于大幅削减成本,超低利率和丑闻还是重创其业绩。

不过,券商Baird分析师David George看好富国银行,认为近期最大的利好因素将是其实施削减成本措施以及美联储可能取消资产上限,特别是后者将令该行“在扩大资产负债表规模或收益率曲线趋陡方面更具灵活性”。

因存在多项账户丑闻,2018年,美联储向富国银行开出“罚单”,在这些违规经营问题得到有效整改之前,富国银行资产规模将被控制在2017年末的水平之内,即1.95万亿美元。这一限制富国银行发展的资产规模限制尚未完全取消,有分析称可能削减了该行约40亿美元的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