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地区零售百货连锁商店:迪拉德百货公司(Dillard’s)在10月12日周一美股早盘涨超46%,随后涨幅维持在逾39%,如果延续至收盘,股价将创今年2月26日以来的七个半月新高。

主要原因之一是“股神”巴菲特的投资副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投资经理Ted Weschler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披露,其个人家族信托基金持有的迪拉德股份于9月29日突破了5%的门槛。截至上周五,他总体持有迪拉德108万股股票,约占公司流通股总数的5.89%。

投资资讯与分析媒体《巴伦周刊》称,Ted Weschler拒绝对这项投资发表评论,据S&P Capital IQ统计,他现在是迪拉德百货的第五大股东。

目前尚不清楚Weschler购买迪拉德股票的时机与动机,他所持股份也不代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但投资界对巴菲特身边亲密助手的举动倍加关注,总是试图从中揣摩投资逻辑。

Weschler曾花费530万美元两度与巴菲特共进慈善午餐,并于2012年初如愿加入伯克希尔·哈撒韦。此前,人们一直在猜测谁是老“股神”退休后的继任者,Weschler自然处在聚光灯下。他与伯克希尔另一位投资经理Todd Combs一道,带领公司近年来增加了科技领域的成功投资。

美股研投网站The Motley Fool在9月末援引分析师称,不少投资者正在押注迪拉德百货会因股票回购和技术位轧空而股价飙升。

首先,迪拉德在2020财年二季度的财报好于预期,业绩改善的趋势仍在延续。

在8月1日截止的季度中,公司每股亏损0.38美元,去年同期为每股亏损1.59美元,市场预期为每股亏损4.54美元;当季净亏损860万美元,是去年同期净亏损4070万美元的五分之一,也是今年一季度净亏损1.62亿美元的一半。

尽管当季公司净销售额为9.19亿美元,同比深跌35.6%,低于分析师预期的9.61亿美元,其季度商品销售总额同比降2%至14.3亿美元,也低于预期的14.8亿美元,但新冠疫情期间的库存管理卓有成效,8月初的库存已同比下降14%。店面重新开张后的客流量回升,也令其零售毛利率同比增长2.4个百分点,运营支出削减了35%,均有助于支撑近期业绩表现。

第二,迪拉德管理层一直在积极股票回购,过去十年流通股数量下降了三分之二,仅今年7月和8月的回购就令流通股数减少了近4%。截至8月下旬,迪拉德流通股只剩2240万股,而且还有1.926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剩余授权,以及4.48亿美元的信贷额度有待动用。

分析称,迪拉德在2020财年下半年将轻松实现2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再加上当前股价低迷,公司的流动资产和房地产价值可能大大超过企业价值,均有能力支持其在未来几个月回购股票。这便为业绩提升和疫情缓解带动股价上涨,以及流通股数量减少而共同导致的“轧空”创造了条件。

截至上周五,迪拉德今年以来累跌近43%,跑输标普500大盘表现。公司今年6月被从标普400指数中剔除,标普道琼斯指数称其“不能再代表中型股的市场空间”。机构CFRA的分析师Camilla Yanushevsky则在最新研报中称,迪拉德是“面临更高破产风险的”零售商之一,因其更高的杠杆率、恶化的现金流和微弱的盈利能力,没有余地投资新技术或开发商业模式。

据股市新闻与搜索工具Marketbeat统计,华尔街对迪拉德的共识评级为“持有”,平均目标股价为32.57美元,代表较上周五收盘价还有近23%的下跌空间。

不过也有一些机构看好迪拉德。ValuEngine上周将其从“买入”上调至“强烈买入”评级,Zacks Investment Research在7月将其从“卖出”上调至“持有”评级,Wedbush将其目标价从30美元提升至46美元,Telsey Advisory Group在8月也将目标价从30美元提升至34美元。

自8月13日发布财报的近两个月里,迪拉德股价期间累涨超55%。周一该股也遭遇异常高的期权交易量,投资者购买了3808手看涨期权,比通常的每日1153手看涨期权暴增了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