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期权押注科技股上涨获利不菲的不止是软银,可能还有高盛。

美东时间本周五,媒体援引知情者消息称,包括股票期权交易在内,高盛近几个月因为一系列有关特斯拉的交易而赚取约1亿美元。

高盛的股票交易部门今年二季度取得佳绩,当季业务收入接近300亿美元,为十年来这类收入的单季最高水平。若消息属实,特斯拉的交易盈利应该推动了该部门的业绩。

巴克莱的策略师估算,二季度单只美股的期权交易量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三倍。这要归功于散户投资者的期权交易大增。

高盛的股票交易部门并未与散户交易,但该部门斩获的可观收入也显示出,高盛的交易员在特斯拉股价高涨期间分得一杯羹。消息人士称,他们的获利部分通过押注特斯拉股价上涨的衍生品实现。

过去六个月,特斯拉是美股最火爆的个股之一,自今年3月18日跌至约72美元的收盘低谷以来,特斯拉股价截至9月18日本周五收盘累涨超过510%,遥遥领先大盘和蓝筹科技股。亚马逊和苹果同期较3月低位分别回涨不到80%和100%,标普涨约50%。

如此股价暴涨的背后离不开期权交易者的身影。巴克莱数据显示,今年7月,特斯拉的股权交易量达到1.45万亿美元,是去年7月1240亿美元的十倍多。亚马逊是另一个期权交易的受益者。7月的亚马逊股权交易量从一年前的6320亿美元增至1.48万亿美元。而7月期权交易排在第三位的苹果交易量还不到6000亿美元,第四位的奈飞交易量不足2000亿美元。

评论称,根据上述消息,高盛的行动应该发生在今年夏季,当时股市成交低迷,大金融机构看来在通过期权市场的反身性操纵股价,现在这已经是真实存在的交易策略。

在高盛的特斯拉期权交易被曝光之前,软银已经被爆出上月通过期权交易大举押注龙头科技股上涨。本月初有媒体消息称,软银上月买入几十亿美元的美股龙头科技股看涨期权,押注至少未来十年这些科技巨头的股价还会上涨。

此后有媒体称,除了在监管文件中披露的今春买入将近40亿美元亚马逊、微软、奈飞等蓝筹科技股外,软银还曾斥资约40亿美元,买进这些已有持仓的科技股以及其他科技股的看涨期权,并且曾已远高于购入价的价格抛售了看涨期权。媒体称,软银的期权与名义价值500亿美元的股票挂钩。

将近两周前又有媒体称,软银是在孙正义的指示下进行这一系列大手笔的操作。这些交易目前给软银带来了约40亿美元的浮盈。

不过,在最近科技股回落后,上周五有媒体称,股价暴跌促使孙正义重新考虑是否继续当前的期权交易策略,软银集团在考虑是否大幅调整。软银的高管本月试图说服投资者相信其押注是相对保守的,强调数以十亿美元持仓集中在微软、Facebook等少数蓝筹科技股,涉及到期权价差,并非高杠杆的短线押注。

无论消息是否属实,最近的美股下跌都无疑影响了看涨期权的投资者。截至本周五,美股三大股指连续第三周累跌,创去年8月以来最长连跌周,周五当天,苹果更是跌超3%,最近12个交易日累跌超过20%,跌入技术性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