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在2020年也遭遇了“流年”。

最新数据显示,桥水旗舰基金Pure Alpha II在今年截至8月累计下跌18.6%,创十年来最大跌幅。

相关报道指出,今年遭遇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黑天鹅”事件冲击,桥水的计算机模型连续第二年误读了市场。同时,因业绩不佳,甚至没有赶上美股从谷底历史性反弹,桥水的大客户开始赎回资金,今年前七个月,投资者净撤走了35亿美元,业内人士预计会有更多资金被赎回。

据美国金融信息杂志《机构投资者》统计,今年前三个月,桥水旗下最大、也是其旗舰基金的Pure Alpha II损失了23%,主要由于偏向市场上涨而押注了多头头寸,结果被疫情冲击。3月中旬甚至有传言称“桥水基金爆仓”,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来自沙特的大额赎回。

尽管美股在史上最短时间跌入熊市后,又从3月下旬以来用史上最快速度重返牛市且创新高,但到7月底,该基金还是损失了20%的投资者资金。

有分析指出,今年上半年,桥水旗舰基金亏了13.6%,抹去了过去五年的收益,更是在3月份创史上最大亏损;对比同期美国对冲基金平均亏损3.49%的行业标准,桥水业绩堪称“爆雷”。

而业绩暴雷往往引发客户大额赎回,桥水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果然从年初的1680亿美元降至8月的1480亿美元。在近十年的低个位数百分比回报率以及收取高额费用之后,桥水今年差强人意的业绩表现“可能是压倒一些投资者的最后一根稻草”,相比之下,竞争对手Caxton Associates和Brevan Howard Asset Management等今年都取得了两位数百分比的收益。

历史数据显示,尽管桥水在1987年美股“黑色星期一”股灾、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险,以及2010年欧洲爆发主权债务危机时都表现出色,但近几年的业绩忽高忽低。例如,2019年桥水的旗舰基金下跌了0.5%,同期标普500指数回报率为29%;2018年大盘股指下跌, Pure Alpha II基金却收益近15%。

知情人士表示,尽管桥水正确押注了需要做多股票、买入黄金和做多日元/美元等交易,但未能从自己的远见中获利,这可能与桥水调整投资组合的动作相对较慢有关。

例如,3月全球主要股指深跌时,桥水降低了风险持仓的比例,在随后市场大幅反弹时加仓动作缓慢。2018年桥水收获颇丰主要由于预测准了12月市场崩盘,但未能及时改为更看涨的头寸,导致在2019年前两个月损失逾5%。

面对外界质疑桥水投资模型死板固化、创始人达利欧沉迷写书和四处演讲是“不务正业”等批评,桥水仍对其持仓布局和为客户服务的能力充满信心。公司发布声明称,当前瞬息万变的全球环境对桥水更为有利,“因为我们致力于了解世界的运作方式”:

“人类从错误中学到的东西往往要多于成功的启迪,今年,我们正在从错误中学到大量的知识。”

此外,桥水近期还陷入裁员和与前员工的诉讼风波。

7月有消息称,桥水已经裁员数十人,涉及研究部、客户服务部和人力资源部等,被裁员工中甚至包括达利欧构想的“核心管理团队”成员,不乏一些在桥水工作了15年以上的“老兵”。公司称,疫情令更多员工居家办公,需要的后勤人手减少,未来预计客户数量也会减少,目前投资者已从350名降至约300名。

同月,4月离职的前联席CEO、金融行业知名女性高管Eileen Murray提起诉讼,称桥水扣留了2000万至1亿美元的递延薪酬未支付,原因是她披露了与公司有关的性别歧视纠纷。桥水也在对两名前员工的诉讼中败北,被指控“制造虚假证据”试图诬告前员工窃取商业机密。

而在上周,据知情人士透露,桥水目前职位最高的女性主管、投资研究部门负责人Karen Karniol-Tambour在得知自己的薪酬低于一些男性同事后,正与公司就这一问题发生争执。内部人士透露,目前,桥水员工对投资回报率低和裁员感到不安,投资者和咨询顾问则因性别歧视指控感到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