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判断:

1、生猪存栏的快速恢复将持续到2022年,饲用玉米的需求将呈现出井喷式增长

2020年6月以来,国内玉米价格强势上涨并刷新过去五年新高;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国储库存见底,另一方面是生猪存栏在快速恢复。在即将到来的猪价下行周期,玉米的需求增长甚至会快于生猪存栏的增长速度。因为随着生猪存栏量的增长,猪价逐渐下跌,养猪业盈利下滑甚至亏损,为了降低成本,养殖户会在饲料配方中增加玉米的占比,减少豆粕的占比。

另一方面,由于过去的一年乃至于未来的半年,我们正在经历全球有历史记录以来最为疯狂的生猪景气周期,持续高达2000元的头均盈利,200%的ROE必将导致产能的疯狂扩张,并导致饲用玉米和豆粕的需求激增。我们可以预料到的是,伴随本轮史无前例超强猪周期的产能扩张速度和幅度必将远超历史记录,由此导致饲用玉米和豆粕的需求增长将带动价格趋势性上行。紧随其后的,我国种植业即将迎来历史上最大的一轮景气周期,在板块内部分优质个股创历史新高之前,任何的一次回调都是买入的机会。

2、超强台风导致东北玉米减产,供需缺口进一步扩大

近日,超强台风“海神”、“美杜莎”对东北玉米造成了较大影响,一些倒伏、内涝严重的地块不得不进行提前抢收,一些早熟品种已经开始上市,不过品质较为一般。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30水分的玉米也卖到了1700元/吨,比去年同期上涨300元/吨左右,其中辽宁益海嘉里淀粉厂发布的新季玉米收购价为2160元/吨(14水,容重690以上),而去年同期仅1800元/吨,这个价位已经达到了当年国家临储收购的最高价位。

今年东北玉米减产已成定局,从新季玉米开秤价大幅上涨来看,减产幅度超市场预期。在需求扩张和供给收缩双重作用下,我们强烈看好后市玉米价格。

正文:

1、生猪存栏的快速恢复将持续到2022年,饲用玉米的需求将呈现出井喷式增长

过去数年,中国的水稻、小麦、玉米三大主粮几乎不需要进口,可以做到自给自足,但其前提是生猪存栏处于正常水平,饲用粮食的需求并未出现爆发式增长。而我国唯一需要大规模进口的农产品大豆,其下游需求也主要是用于饲料的豆粕,但并非不可替代,油菜、花生等作物都可以压榨后产生油脂(食用)和油料(饲用)用来替代大豆。美国大量的肥沃耕地如果不用来种植大豆就只能种玉米,也就是说如果美国不对中国出口足够多的大豆,其玉米就会烂在地里。因此,一旦美国不种大豆,全球大豆价格必然暴涨,玉米价格必然暴跌,除了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一定纷纷抛弃玉米转种大豆,使得中国得以从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进口足够多的大豆。而美国多种出来的玉米则会出口到这些由于转种大豆而缺玉米的国家。通过这样的种植区域调整使得全球农产品供需格局重塑。但只要农产品的需求和全球的耕地面积不发生重大变化,没有大范围的天灾发生,就不会出现全球缺粮食的问题。即使有,也只是区域间的不平衡,只需要通过转口贸易和种植区域调整即可彻底解决。而新冠疫情以来全球出现的粮食危机更多是由于部分国家经济衰退导致的居民收入下滑而买不起粮食,这只是一个经济现象,并非真正的粮食危机。

全球的粮食需求主要有三方面:食用、饲用和深加工。其中食用基本稳定,饲用呈周期性波动,深加工需求主要由粮食价格决定。从全球范围内来看,爆发真正的粮食危机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是重大自然灾害或者病虫害导致全球粮食大幅减产;第二是由于畜禽养殖量的快速上升而导致粮食需求超预期增长。

第一类需求:人的食用,尤其是水稻、小麦等口粮作物。在全球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战争和瘟疫导致人口急剧下降,和婴儿潮导致人口急剧上升的背景下,全球人口在一定时期内基本是稳定的,这意味着人类食用的粮食总量基本稳定。

第二类需求:饲用原料,也就是用于养殖畜禽动物,尤其是猪、牛、羊等料肉比较高的哺乳动物,需要消耗大量的粮食。由于畜禽养殖的盈利呈现出规律的周期性波动,在周期高点,畜禽存栏低,粮食消耗少;在周期低谷,畜禽存栏高,粮食消耗多;因此畜禽肉类价格和粮食价格往往呈现出明显的负相关。

由上图我们不难看出,在2014年猪价跌到上一轮周期低谷时,玉米价格创下2800元/吨的历史最高价格。而随着非洲猪瘟的到来,国内生猪产能在短时间内断崖式下滑,玉米和豆粕的需求也随之降至谷底,但玉米和豆粕的价格却维持稳定。也就是说,我国的玉米和豆粕供应紧张问题本该在去年显现,但被下滑的生猪产能所掩盖而暂时安然无恙。果不其然,到了2020年,豆粕和玉米价格相继暴涨,一方面是国储库存见底,另一方面是生猪存栏在快速恢复。

而由于过去的一年乃至于未来的半年,我们正在经历全球有历史记录以来最为疯狂的生猪景气周期,在持续高达2000元的头均盈利和200%的ROE刺激下,养殖户和大型养殖集团的补栏积极性空前高涨。大家可想而知,在猪价下滑到使这些养殖企业和养殖户亏损之前,他们补栏的动力或者说增加的产能会有多大,这一定是一个惊人的数字,那些母猪也许正在妊娠中,更早一些的也许刚刚分娩,再早一些的还在育肥。无论如何,存栏的母猪、仔猪和肥猪都会越来越多,任何人都无法阻止这些猪只们怀孕、分娩、长大、出栏。而且这会持续三年,因为母猪的生育周期就是三年,在此之前除非巨幅亏缺,否则没有人会杀母猪,因为这是生产资料。只要母猪活着,就会不停生小猪,小猪会长大,并不停吃饲料,否则它会死去或者掉膘。这个过程中产生的饲料需求是刚性的,不像深加工在面临玉米涨价时可以缩减开工率甚至停产。而猪只要活着就要吃饲料,除非它死了,但死亡意味着更大的亏损,所以饲料的消耗量一定会随着生猪存栏量的增长而快速增长。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玉米的需求增长甚至于会快于生猪存栏量的增长速度。因为随着生猪存栏量的增长,猪价逐渐下跌,养猪业盈利下滑甚至亏损,为了降低成本,养殖户会在饲料配方中增加玉米的占比,减少豆粕的占比。一方面是豆粕比玉米贵,另一方面,玉米是能量物质,主要用于维持机体的正常新陈代谢和生长发育,而豆粕是蛋白物质,除了补充营养提升免疫力以外,还有促进长肉速度的功能。而在猪价低迷期,养殖户是不追求长肉速度的。

我们可以预料到的是,伴随本轮史无前例超强猪周期的产能扩张速度和幅度必将远超历史记录,由此导致饲用玉米和豆粕的需求增长将带动价格趋势性上行。紧随其后的,我国种植业即将迎来历史上最大的一轮景气周期。

第三类需求:农产品深加工,包括用玉米等粮食作物生产淀粉、酒精等食品或工业品。这类需求具有很大的弹性,主要依赖于玉米的价格而波动。在玉米价格低迷时,深加工企业盈利改善并倾向于扩大产能;反之,在玉米价格高位,深加工企业亏损并缩减产能甚至停产。因此,深加工对于平抑玉米的需求波动进而平抑玉米的价格波动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2、超强台风导致东北玉米减产,供需缺口进一步扩大

近日,超强台风“海神”、“美杜莎”对东北玉米造成了较大影响,一些倒伏、内涝严重的地块不得不进行提前抢收,一些早熟品种已经开始上市,不过品质较为一般。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30水分的玉米也卖到了1700元/吨,比去年同期上涨300元/吨左右,其中辽宁益海嘉里淀粉厂发布的新季玉米收购价为2160元/吨(14水,容重690以上),而去年同期仅1800元/吨,这个价位已经达到了当年国家临储收购的最高价位。

今年东北玉米减产已成定局,从新季玉米开秤价大幅上涨来看,减产幅度超市场预期。在需求扩张和供给收缩双重作用下,我们强烈看好后市玉米价格。

3、投资建议

标的选择方面,依次推荐农发种业、苏垦农发、隆平高科、荃银高科、大北农等,登海种业、万向德农等也有望充分受益。

4、风险提示

自然灾害风险;病虫害风险;政策扰动风险。
本文作者:华西证券研究所农业分析师周莎,来源:巴菲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