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股高估值连续大幅调整,有两个结构上的背景。

第一,尽管7月以来价值股出现阶段性修复,但3月底以来价值和成长的极端分化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以特斯拉和苹果为例,科技龙头股在8月出现加速上涨,筹码分布结构的脆弱性进一步积累。

第二,7-8月以来美股投资者结构的散户化加剧,散户对期权和被动化指数基金的积极参与,加大了市场的杠杆和波动。8月末以来美股RSI指标显示明显超买,因此在技术层面上出现动量反转和获利回吐并不意外。

结构性的问题始终存在,尽管在长期来看不合理,但短期来看也反映了市场对于经济分叉型复苏现状的有限理性。所以我们需要审视的是各种风险是否被市场充分消化。

第一,也是最直接的,8月开始新一轮财政救助计划已经暂停,而且随着美国政治体系进入大选时间,对于达成新计划的预期应该越来越低。财政救助暂停后,从财政转移支付转化为股票市场流动性的链条将出现压力,一旦赚钱效应消失,动量开始反转,流动性问题将开始显现,而高估值和脆弱的结构将放大流动性冲击带来的波动。

第二,显然今年以来美股市场主要是由估值驱动的,市场认为对于美股贵不贵的问题不应该只看历史业绩下的估值水平,而应该看预期业绩增速下的估值水平。市场对于明年EPS的预期非常乐观,几乎是V型复苏的定价。至于能否实现V型复苏,至少现在看美国经济的高频数据表现,复苏斜率幅度还是不及预期。美国经济的供给复苏明显落后于需求复苏,通胀预期已经回升,长端利率也不再下行,这营造了一个滞胀的宏观环境。

第三,下半年最重要的大选目前仍然扑朔迷离,不仅是大选的结果难以预测,在大选出现任何结果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情也难以预测。这样情况下,市场对于大选后的政治环境和政策冲击也无法定价。

这次美股调整和3月份有所不同,基本面没有出现黑天鹅,流动性没有收紧,贵金属和债券利率也没有出现单一趋势,因此看起来更像是上涨过快后的技术性调整。但是财政扩张停滞可能引发的流动性问题、过于乐观的盈利预期能否兑现、大选之后的政治风险,一旦其中某个风险被触发,调整也可能放大为趋势,毕竟结构上的脆弱性在下跌时会成为自我实现的加速器。

本文作者:天风宏观宋雪涛,来源:雪涛宏观笔记,原文标题:《宋雪涛:如何看待这一轮美股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