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今日风头正劲,市场几乎一边倒看多。

9月2日周三,人民币持续涨势,在岸、离岸人民币纷纷冲击6.81关口。

从7月22日起,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就走上了一条明显的升值之路。仅在8月,人民币累计涨幅达到1.84%,为去年1月以来最大单月涨幅。如果时间线再拉长,自5月下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已经升值4.6%左右。

当机构几乎一致看多人民币时,人民币究竟能否走出超预期行情呢?

高善文:人民币升值进入长周期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认为,在811汇改五年后,人民币的贬值过程已经结束,人民币不仅已经跌透,而且已经跌过了。未来人民币将会进入较长的升值过程。也许很快就会开始。升值时间会相当长。

他认为有如下几个证据佐证这一观点:

一是中国出口在全球市场份额,2015年是个很重要的分水岭,之前中国市场份额不断提升,显示了中国贸易品竞争力不断提升,但是2015年之后份额连续下行,显示了中国出口品竞争力下降,原因是2005年-2015年人民币处于明显高估状态。这一局面是如何形成的?

2014-2015年,美元汇率经历了大幅度升值,人民币汇率则缺乏弹性,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随之升值,达到历史峰值。中国是个高速增长的经济体,或者表现为通货膨胀和工资上涨,或者汇率升值,中国对通货通胀控制相当成功,所以人民币汇率不断升值。统计看,人民币有效汇率显著高于趋势线水平。

811汇改带来人民币汇率下跌,应该是人民币被高估。之后尽管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汇率始终很弱,根本原因就是被高估。很多证据显示,人民币已经跌透了。

因为贸易摩擦,中国对美出口大幅下降,但是2019年中国出口份额比2018年更高了。中国出口份额开始逆势上升。除过剔除原油贸易,这一结果变得更强了,2020年中国的全球出口份额会更加提升,例如医疗物资、国外生产无法满足需求,中国今年出口之强劲是显著超预期的。背后原因是人民币处在低估状态,中国产品出口获得了额外竞争力。

今年有一些因素抑制人民币升值,一是今年年中美经济不断摩擦短期对人民币有一些抑制,二是信贷异常宽松。

二是美元汇率处在贬值趋势之中。

可以找出很多原因,一个原因是,美国经济增长的优势在疫情期间和之后会有明显下降。2008年后美国经济率先恢复,货币政策实现正常化。但是这次,美联储最近几年货币政策正常化是很难的。

保守的结论,美元继续升值可能性已经很小,即使稳定在目前水平也不影响人民币升值趋势,如果贬值,则将会强化人民币升值趋势。

中信明明:后续人民币汇率或呈现为斜率放缓的升值走势

中信证券明明认为,对于人民币汇率的由弱转强,5月底以来美元指数的大幅下行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原因。美元指数的下行一方面受到美国经济复苏预期持续强化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受到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的影响。

明明认为,人民币汇率走强也是对我国基本面的反映,高效的疫情防控以及率先开启复工复产使得我国基本面在疫情后持续修复,疫情后国内基本面表现是支撑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因素。

疫情后国内基本面的表现也是支撑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因素,疫情发生后我国推出了强有力的疫情防控措施,快速高效地控制了国内疫情发展,并在之后率先开启复工复产进程,推出一系列强有力的措施促生产、稳外贸、稳外资,从我国制造业PMI指数的表现来看,在经历了2月份的断崖式下跌后,我国经济景气程度持续修复,世界银行以及国际货币组织均预测中国将是今年少数能够实现经济正增长的国家,因此疫情后国内基本面的表现给人民币汇率提供了重要支撑。

在全球央行维持宽松的背景下,我国央行在疫情期间货币政策保持谨慎、维持定力,中美利差维持高位,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明显增强,这也推动了人民币汇率的走强。

综合来看,结合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原因以及后续可能存在的风险,明明团队认为后续人民币汇率或呈现为斜率放缓的升值走势:

当前在中美贸易协议继续推动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的走强有利于第一阶段协议的履行,但同时也应注意汇率持续升值对出口和制造业的冲击。

综合来看,结合前文对于现阶段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原因的分析,我们认为人民币汇率的走强或仍将延续。

但考虑到后续可能存在的风险,人民币汇率或呈现为斜率放缓的升值走势,短期人民币汇率区间或为6.7~6.8。在当前中美贸易协议继续推动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的走强有利于第一阶段协议的履行,但是与此同时我们还应注意到,汇率的持续升值或对我国出口和制造业带来一定的冲击。

高盛、汇丰料人民币将升至6.7

外资行也纷纷看多人民币。

高盛认为人民币将在未来12个月内涨至6.7,而汇丰将今年底人民币预测调至6.7,明年底调升至6.6(此前均为6.95)。

上述机构均认为利差因素、资金流入、美元疲弱和中美贸易协议无虞等是近期推升人民币的因素,当前人民币的走势和2017年类似。

高盛分析师Maggie Wei等人在报告中指出,需要密切关注近期的中间价等信号。从贸易加权角度来看,人民币当前仍比3-4月的峰值弱约1%,同时5月以来好于预期的出口也降低了决策层对于人民币升值的担忧。